我只是在超過半年前發了篇抱怨爛歌的碎碎念文章而已,有沒有拜託你來看順便指點我的價值觀多不多元啊?

打高空這種事姐姐很會做,不勞人拿大帽子來往我身上壓。話中有理扯的直再來說,沒有的少來我的地盤上無的放屎(是的,這個字不是錯別字,而是雙關語,為了避免不懂的人誤會,所以特別加註解釋)。

我在努力拳拳到肉的時候,麻煩你不要在旁邊撲蝴蝶打空氣。類似的回應從這篇文章發表之後來一個砍一個,來兩個砍一雙;我向來就不是好脾氣的人,也不怕才女親衛隊來踩盤子。這次絕對說到做到。以上。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說:這是結訓當天在中心,明達拍的照片。借來show一下大家穿著西裝和套裝的樣子】

這是在分行的第二天,我依然覺得自己菜到不行。穿著和學姐不一樣的套裝只是理由之一--學姐穿制服,我們則穿著受訓時的深色系套裝。別以為這樣看起來很專業,其實一點都不,而且行裡自己人一看就知道「哎呀這個傢伙是來實習的菜鳥」。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yt叫我快點去睡覺(雖然我已經睡了一覺又醒來),可是我知道現在不寫,我就再也不會寫了。簡單紀錄一下在分行的第一天。

It's not my day.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好像已經花了太多時間和太多篇幅在寫離開這件事。大概是因為我總是害怕這樣的情節吧?

說再見對我來說總是艱難的。又或者更精確點說,那種遠離某些人、某種生活模式的違和感,在當下或許不會發作--我幾乎不在說再見的時候掉什麼眼淚,覺得矯情;然而事後回想,想起那些個熟悉的日子、那些個熟悉的微笑,心口驀地一抽。那種壓迫呼吸的隱隱疼痛,總要拖遲好久好久才醫得好。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一個人坐在九樓的交誼廳。電視播著無聊的恐怖片,桌上還有卡片、筆袋、飲料罐子沒有收。交誼廳的大窗正對著九樓走廊的落地窗,幾週前我們還半生不熟地坐在這裡、一邊聊天一邊看著窗外從深夜變成白天。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t's the night before we leave.

I was sitting in the 9F. discussion room. Everyone besides me had gone back to bedrooms, readying themselves for tomorrow. Alone there I was, feeling that I was just not ...

... ready to go.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