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4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pr 06 Wed 2005 03:57
  • 垮。

很久沒有這種惡寒襲身的痛苦感了。

強烈反胃。
腰酸欲斷。

我希望只是太累、只是睡眠不足、只是作業寫不完心理作祟。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是星期天。阿廷不顧我的反對,還是騎到淡水來探妻(大笑)。風涼涼的,天氣很好。在家裡轉了會兒,我們決定到河邊去走走。

說是淡水人,我卻很少往老街這一帶晃悠。拓寬的街道、與市區越發相似的繁華……靈魂裡的某一角,我在抗拒著這種變異。都說流年暗中偷換,換走飄著淡淡魚腥的空氣,留下來的卻是氣味低迷的車聲人聲──一片霧濛濛地渾人的眼,濁人的心。

在我心裡,這一條街道,還該是十幾年前那個清純的樣貌:阿婆挑著菜擔兒在街上慢慢走,每個行人都是街坊。買了豬肉寄放在相熟的魚丸攤,回頭去拎了半籃子青菜再來拿;賣魚的伯伯用好大一個保麗龍筐筐載冰塊,騎的是黑色骨架的老鐵馬。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年生日,阿廷送我整籮筐的壞東西,其中有盒透明的氣氛,名叫「水之戀」。淡淡的、帶點酸甜和森林香氣,澄澈透明,卻乘載著一派鮮純的蠢蠢欲動。

在那之前我從來不用香水,在那之後卻愛上噴灑的動作。噴在腕上,跳躍的血管催動那種香氣。噴在耳際,飄散的髮絲吹播那種香氣。噴在心口,嗤地一響,猶如正對胸膛射出的暗箭──有音而無影,迸出的不是鮮血,卻是帶著半爿歡喜、半爿酸澀的情緒。

是誰曾經述寫夜半好豪華的一場香水雨?我卻知道自己寧可不要那般金碧輝煌的排場,要的只是淡淡靜靜的細水流長。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