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念碩二時偶然和某位學妹聊天,她對我吐了不少苦水,主要內容和所上開出來的某堂課有關:學妹覺得授課老師的風格和對該學門的認知,與她的認知落差極大,「上課上得好痛苦好挫折,只差沒拔腿逃出教室;終於熬到下課、眼淚都差點掉下來」。

我承認,當時我對這種「痛苦感」多少有些摸不著頭腦:可以體諒(上不喜歡的課很痛苦),但無法理解它逼人落淚的強度。對這種痛苦的蒙昧一直持續到最近,我才終於在某堂課裡開了竅。

那是我期待已久的翻譯課。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這似乎可以套用在很多場合,畢竟一樣米養百樣人,即使在一樣的環境、受類似的薰陶和訓練,每個人發展出的個性卻往往天差地遠──所以,舉例而言,有人把草莓族的帽子戴在七年級頭上,我會大聲回駁這種以偏概全,因為我深深知道事實並不是這樣,幾個案例根本不能代表整個母體:念點統計就知道,這種抽樣真是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嘛!

我面對網路上對「記者」的攻擊,也向來抱持這種態度。不光是因為我對這個自己曾經深深嚮往、更差點投身其中的業界,還存有期待和情感;更因為我跟過太多穩健而敬業的記者跑線。那些堅持的身影讓我相信,敗德不是這個圈子的常態,良心才是;糜爛不是這個圈子的習慣,正直才是;扯謊渲染不是這個圈子的守則,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才是。

可是,時光流轉,我一次一次又一次地在光怪陸離的誇張事件裡迷路。迷到現在,我忽然開始懷疑:究竟我所信守和認定的價值、我所尊敬的「新聞人」,還存不存在這個世界上?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有一陣子,我家的人很愛看「寵物當家」。這個節目常介紹日本各地有奇妙習慣或個性的小貓小狗,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集,拍到了一隻愛洗澡的貓咪。

是的。愛洗澡。打開水龍頭,他會自動湊上前去、淋得一身溼兼喉嚨裡咕嚕作響,看來相當樂在其中。這種情節說來輕鬆,但只要是養過貓的人,應該都很清楚這簡直不可思議:絕大多數的貓視沾水為畏途,拿毛巾擦個臉都可以弄得貓大爺鬼哭喵嚎地大聲亢議,遑論洗澡。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May 06 Sun 2007 01:11
  • 肥肥



那天下午在公司念書,眼角瞥見門口有人進來,似乎是老闆的朋友;臂彎裡圈著團白色的小毛球。我啊一聲低呼:「有人帶小狗來!」

同事們抬起了頭。遠遠望去,那一角熱鬧著;我難以自禁地站起身張望,正對上小毛球的三點烏黑:兩丸圓滾滾的黑眼珠,還有亮亮的黑鼻子。正如劃過心頭的一道白色小閃電。又是一件我並沒有忘記,只是想不起來的往事。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