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早上朝會的時候,分組討論的題目是「對你影響最深/最具正面意義的電視節目」。被拱上台的樁腳之一,在發表之餘樂呵呵的提到自己和父母親同看某綜藝節目、節目裡拉著參賽者的頭去撞破氣球的事,引來一陣哄堂大笑。

本來笑罷也就算了,奇的是有某位媽媽級的主管自願舉手發表。且不談她說話的內容離題一萬里,話裡甚至還帶著點炫耀的意味。據她的說法,自己家裡平常是不看電視的,只在週末看看魔術秀,再租租優質的錄影帶來闔家共歡,充份沉浸在溫馨歡樂有水準的氣氛當中。小孩子呢就要培養他讀書的習慣,「我女兒喔,帶她去誠品,她都會主動要求買整套的莎、莎、莎士比亞兒童版,不然就是東方出版社的書,一次拿十本,說媽媽你去付錢!而且她真的都會看,看完還會說故事,還會主動聯想......」結論就是,小孩子啊!不可以讓他看電視,否則聲光效果會讓他再也無法專心做事沉浸在美好的閱讀環境中、家人感情也會因為看電視都不互相交談而變得淡薄......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是一趟意料之外的旅行。

21歲那年,我有整季失序而痛楚、不太願意回想起來的夏天。要說有什麼值得開心的事,大概就是參加NAMES活動,在香港待的那兩週;如今回想起來,還覺得那是夜空裡綻放、好大好燦爛的一大群驚嘆號。

然而,煙火只在爆發的那一瞬間璀璨,緣份卻像是慢火細燉的一鍋排骨湯;當事人自己都忘記了爐子上還煨著整鑊鮮甜的掛念,偶然風來,溫醇的香味卻很可以勾得人幾乎連眼淚都洴出來。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圖片是說不了話的,在光影交疊裡的笑聲卻可以。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我國小畢業那一天,當時於我而言亦師亦母的恩師,在典禮上致詞。

那篇講稿的題目叫「今天,我們繼續航行,方向西南西」。

老師說,那是哥倫布寫在航海日誌上的一句話。他帶著一群罪犯出身、居心叵測的船員,踏上無人知曉終程的旅途,但是他每天的航海日誌上都有這樣一句話;面對不可知的未來,他選擇用信心和勇氣去面對。

啊,是吶。今天起,我要繼續航行,方向西南西。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想了很久要寫我媽,不過真的要寫,其實又不知道該從哪裡下手。

先從上上週「感恩的心」這件事說起吧。

公司有個制度,每星期三朝會晨報過後,大家要輪流作「感恩的心」-面對所有人,發表自己感念他人恩德的小故事。我從五月底知道自己輪到六月十八日上台,就開始頭疼:倒不是怕說話,我愛講話的毛病眾所皆知。問題在於,這個制度立意雖然很好,卻有它難以避免的包袱:後人自行演繹、詮釋,最後就是立下一大堆莫名其妙笑死人的規矩:像是必定只能從父母開始感恩起、同一次分享中只能提到一個「被感恩」的對象等等,搞得大家最後都變成我的家庭真可愛+童年雞毛蒜皮軼事大分享,型制既然相彷,自然難求什麼新意和深度。

照這個標準,陳之藩的〈謝天〉:「得之於人者太多、出之於己者太少,要感謝的人太多了,只好謝天吧」云云,要照章搬演上來,說不準還得吃一頓排頭,蓋陳老沒有直言感謝他媽媽是也。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