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日誌◎Daily Life (2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圖片轉引自yahoo!奇摩電影,網址:http://tw.movie.yahoo.com/mstory.html?t=movie&id=2077

好吧,儘管開頭放的是料理鼠王的照片,但這篇文章其實是我週六的亂記;會有很多和影片無關的東西。想看影評的人可以按左鍵... 呃,是滑鼠,離開了。謝謝。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四月十五日(星期日)在中正紀念堂的「大中至正」門前拍的相片,就在「守護樂生」大遊行開始之前。現在寫這篇日誌委實有一點晚(謎之音:一點而已嗎),不過就像那句老話說的:Better late than never.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最近有種感覺:老生常談之所以能流傳久遠,必定有其理由。人絕對不要嘴硬、話也別說得太早;那些「大家都怕」的事,別自以為自己可以輕易闖得過──眼下不怕的理由很簡單,只是因為小犢初生,還沒見識過老虎厲害。沒碰到那個關卡,當然可以從嗓子眼裡乾吼幾聲壯膽,看來威風得很;但真要遇上了、釘子碰得滿頭大包,自然知道什麼叫天高地厚。

就說我最近正在傷透腦筋的求職事吧。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我燙頭髮了。

先為自己語言不夠精準懺悔三秒鐘。老實說我燙頭髮不是什麼新鮮事,自離子燙這玩意兒出現、成為諸多自然捲頭毛女性的救星以來,我大約每季都得捧著白花花的銀子請設計師熨平我的一頭章魚腳;這麼著也燙了五六年,早已習慣短時如蕈傘、長時如小倩的直髮造型。眼看學生時代的姐妹淘個個甩著滿頭柔潤的波浪,說不羨慕是騙人的;但一來口袋不夠深、二來嫌整理捲髮麻煩(直的就梳齊紮個馬尾完事,前後不必五分鐘),久久以來也沒真的發狠換髮型。

直到前兩天。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張照片言簡意賅地表述我本次出遊的感想:莫名其妙。XD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
少壯能幾時,鬢髮各已蒼。訪舊半為鬼,驚呼熱中腸。
焉知二十載,重上君子堂。昔別君未婚,兒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執,問我來何方。問答未及已,驅兒羅酒漿。
夜雨剪春韭,新炊間黃梁。主稱會面難,一舉累十觴。
十觴亦不醉,感子故意長。明日隔山岳,世事兩茫茫。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照例,文章開頭一定得放張照片。

這張照片是在除夕當天拍的。整張照片裡唯一的生物是小兒多多,他是一隻三歲半的貓,對於這個世界的殘酷已經有充份的瞭解;然而,在看見滿地的鞋子大軍時,仍然不自禁地露出驚恐的表情。至於為什麼會有這種場面呢?要從我大妹劉美黛(假名,見註)這個人開始說起。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年聖誕夜,照去年的例,和CKEFGISC一起過。去年的動物Xmas Party鬧得挺瘋的,今年就顯得比較平靜:沒有交換禮物、沒有碎碎念的fu(←這個人現在在德州),也沒有「要扮成動物」的dress code……不過,我到場的時候有人說「妳怎麼沒扮成聖誕樹出現?」這……要叫我怎麼接下去呢?XD

好啦。其實寫這篇網誌的重點在說聖誕小蘋果的故事。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我來說,與其說這是興之所至的惡作劇(?),不如說是再做一次青春夢的旅程。

12月12日,北一女103週年校慶。本來也沒什麼特別,然而今年是民國95年──距離我踏進高中校門,正好整整10年。學校裡奔跑的高一小孩,轉眼間已經繡著和我一樣的學號:噢,不,我的是五碼,小孩們因應北市府的規劃,加上3(代表高中生)、5(代表女生)變成七碼,繡在胸口活像一組電話。對面相望當然不像攬鏡自照,然而那樣年輕無邪的笑容,應該與我十六歲時差相彷彿吧?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啊,對了,忘了先介紹今天的前導車小黃。小黃係「大型可愛附駕駛盤之鐵盒子」一只也。年齡不知凡幾,後車窗上還貼著笑咪咪的Tabo貼紙一枚;在路上衝刺時宛如一大塊跳躍的奶油,鮮明至極。

就這樣,我等跟著小黃甩尾(?)的車煙,來到了號稱「蠻荒部落」的沈同學家。呀叭呀叭杜~!(聽得懂這一句在說什麼的人,你和我是同一年代的。Orz)我的感想是:好吧,如果這也算是蠻荒部落的話,我想我應該是住在鳥窩裡的有巢氏。XD

社區不大(四十六戶的樣子),規畫得十分精雅簡潔。一樓大廳側除了健身房之外,還有個可愛的兒童遊戲室,偌大的球池裡堆滿五彩繽紛的夢想。我還在自以為年華老去地感嘆「啊!這就是我小時候幻想的……」,學妹已經奮不顧身地「噗!」一聲蹂身撲入。(圖我是從叭那偷來的,感謝。XD)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因為親愛的沈娃娃小姐盛情相邀,我們今天(12月10日)有幸造訪新竹。

安排這次行程的一波三折就不多說了(其實也不是我在波折XD),總之幸好向來走不得體風(?)卻很中肯的傑若米好心出車,拯救我等沒捷運跟沒腳一樣的通勤族。十時許,一行六人順利從永寧出發。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說明:這篇文章在我個板的原始題目叫「靠北」。

說明完畢。以下正文開始。

**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話說,在醫文所研討會四人小組「鶯歌蒙難(?)」那天,我在桃園的衣蝶買了一雙愛鞋。又因為是和華姐當場組成「超果決合購團」所以打五折,更讓我對這雙鞋滿意到不行。

第一次穿它出門是謝師宴那天。結果回到家,我發現它的右腳的尖頭上剝落了一點點漆,原本米白的鞋面頓時黑了一小塊。當場心疼死了,立誓接下來穿它出門都要小心謹慎。

第二次穿出門就是今天。我在學校如此謹言慎行,連走路都不敢太用力,真格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誰知道走到校門的時候莫名一道檻(還是洞?)絆了我個躓兒呼秋那麼一下我心裡就大喊不妙。低下頭一看,原本完美的左腳鞋尖硬生生被刮了一撮皮下來!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2006年6月10日的記事本末。XD

09:05 順利取票(雖然我睡過頭來不及退痞子的票很_orz)

09:10 順利集合買到早餐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晚上又和小咪吵了個架,原因很複雜。有趣的是,不管剛開始再怎麼冷靜,吵到中間我都會開始亂哭一通,眼淚鼻涕糊得滿臉。

吵完之後想想,真的沒什麼好吵的……都在一起這麼久了,彼此的個性還不了解嗎?我的劣根性他很清楚,他的壞習慣我也很明白。何必弄得兩個人臉紅脖子粗、心情還很差呢?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語云「不到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不掉淚」,說的大概就是我這種人吧。

昨天(精確說來是前天),老闆在meeting的時候正色說道:「育平和懷平,你們兩個要在這學期把論文寫出來…雖然你們似乎都沒有計劃這個夏天畢業,但我還是希望你們快點動手寫,論文結束之後時間才方便安排做其他的事。」順便瞪了我一眼:「妳說PPOS太單薄,確實是太單薄沒錯,但是要找出一個不單薄的東西來,不要一直只是停在說說它太單薄的程度。」

我幾乎當場被老師的冷光凍傷大腦。嗚呼,從升二年級以來一直假裝自己還是碩一小朋友,假裝到現在終於被熊美一巴掌破功。所以現在是該奮起面對整團混亂的論文的時候了,是不是呢?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和必心約吃飯,近中午的時候我坐在捷運車廂裡,手邊沒什麼書,只好百無聊賴地看著進進出出的人潮。大概是在關渡站左近,上來一家三代人:爺爺、媳婦(或女兒?)、孫子。

媳婦倒也還罷了,是個粗粗壯壯的年輕女人,黧黑的臉上淡淡灑著幾點麻子,肩上掛著個大包包。爺爺頗有年紀,斑白的頭髮東歪西倒作梵谷的麥田貌,髮尾帶點紅棕色,想是染了又褪的結果;自始至終對孫子露出寵溺的微笑。

重點在那個孫子。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5-6-28

照例 1000m,不過這次游的時間似乎有縮短,扣掉暖身換裝和中間喘不過氣的休息,大約是40分鐘左右。
測一下體力,如果游個一星期都沒有什麼大問題的話,每天加個100m試試看。

鄰居跟我打招呼,帥帥的年輕男人,自稱是台科的老師。和媽媽一塊下來游泳。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是星期天。阿廷不顧我的反對,還是騎到淡水來探妻(大笑)。風涼涼的,天氣很好。在家裡轉了會兒,我們決定到河邊去走走。

說是淡水人,我卻很少往老街這一帶晃悠。拓寬的街道、與市區越發相似的繁華……靈魂裡的某一角,我在抗拒著這種變異。都說流年暗中偷換,換走飄著淡淡魚腥的空氣,留下來的卻是氣味低迷的車聲人聲──一片霧濛濛地渾人的眼,濁人的心。

在我心裡,這一條街道,還該是十幾年前那個清純的樣貌:阿婆挑著菜擔兒在街上慢慢走,每個行人都是街坊。買了豬肉寄放在相熟的魚丸攤,回頭去拎了半籃子青菜再來拿;賣魚的伯伯用好大一個保麗龍筐筐載冰塊,騎的是黑色骨架的老鐵馬。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撐完了下午的文獻,覺得整個人都像散了線的木偶一樣。抱教科書去原野社印上回沒印的appendix,越急反而印得越糟;最後連裝釘都讓我六本全裝反,還手動拆開來重釘。

從地下室慢慢爬上樓梯來,原來陰鷙的天空開始飄雨了。細細的水珠子灑在微溫的白紙上,像一滴滴疲倦的眼淚。

全身的肌肉都在低聲抱怨酸軟,腹腔裡的某個部位泛著絞疼。據說這波流行感冒傷胃腸,想起前兩天慌慌大瀉一場又夜半胃疼疼醒、坐也不是躺也不是的窘境,想來是被瘟神看上了吧。打電話嘟著嘴跟彥廷抱怨,他輕輕罵我作息不正常、不乖乖睡覺、壞兔子。殊不知,一個人的夜晚、沒有喜樂、沒有盼望的黎明……我實在不是不愛睡,而是怕自己睡了不愛醒,沒什麼值得醒來的動機啊。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