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轉文是在小馬的板上看到的。剛開始只覺得遺憾。

→hoyi:我的天:(



然後嗶嗶剝剝的轉文跑出來,在認識的不認識的板炸開雪白的哀傷。
我循著每個板的腳印匆匆挖掘,短短幾分鐘內拼湊起一位老師的形貌。

噢我與這位老師素不相識。
從幾個板撿起學生們墮淚的字跡,
見到他們出發前發的導生會公告,突然間一股哀傷襲捲而來。

也許在替他們痛惜失去亦師亦友的……一位藝術家
也許也替自己痛惜,怎麼我大學五年,碰不到一位在導生會上
真心聽我說,真心問我
「怎麼,為什麼你折騰得自己這樣六神無主?」的老師?

頸上的套圈越收越緊
我猶豫著自己該不該掙扎著要那最後一口空氣。

創作者介紹

hoyi's Weblog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