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研究法念到一半,打開電腦來休息一會兒。

昨天在neto的板上看到她說嫁了,我想應該不只我一個人跌破眼鏡。也許有一小半是因為她忽然間的喜樂,光華如此之盛(大概一個月前,她還在最低潮的黑暗裡);另外一大半卻是……怎麼也沒想到,她會在這個年紀,就把終生許了出去。

不是她不好,而是她太好。不是她不夠美,而是她太美。太搶眼、太眩目,總覺得還有好長一段精采的年輕要走,轉眼間,卻已經跳入另一種我可望而不可及的身份。

倒不是驚怕婚姻。實際上,我一直叨叨嚷嚷著我們結婚吧、結婚吧、結婚吧,總把彥廷煩個賊死。只是……在成家與被原生家庭包覆之間的界線竟如斯模糊,若非有人輕巧一步就過了線,我還沒有真正明白過來。

原來我們也站在那個轉折的點上了。從孩子到成人,從純粹到複雜。從散髮弄扁舟的鬧包,就要收斂羽衣變成誰的妻、誰的媽媽了啊。

這一刻的感覺是複雜的。向未來長長伸出手,卻害怕自己會在黑暗裡永遠摸不著出口……。

創作者介紹

hoyi's Weblog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