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揍他喔。」

*


七月十五日早上六點五十五分,台北火車站。

「yt呢?」阿貝問我。

「我有打電話叫他喔^__^ 他應該快到了吧!」我信心滿滿。

「我打手機給他都沒接欸。」

「喔~他在騎車的時候不太接手機的。」我還是信心滿滿。

我過度自信的結果,就是睡過頭的傻瓜廷錯過了這一班火車。

*

七點十分,火車準點出發。女孩們坐在十四車,四個人的搭配;四個男生則待在遠遠的十一車。

似乎是轉眼之間,列車衝出了台北車站地下的幽暗,突然間空間亮了,空氣透明了,陽光灑得好張狂;我們開始歡樂地嚷嚷著女生行李比扛著一堆相機的男生們小包、防曬乳用哪個牌子、泳衣短褲海灘鞋、待會暈船怎辦……

一半的我在歡樂,一半的我躲在身體裡靜默。

火車搖晃,神思搖晃。滑溜的女聲也搖搖晃晃報著沿途停靠的站名,我來不及捕捉聲音的意義。太久不曾在這種動搖的節奏裡長途旅行,心裡有點著慌,淡淡暈了起來;一方面是昨夜紊亂的打包造成睡眠時間太過短暫,一方面是掛著那個說「我會盡力在台東趕上你們」的男人。

總不會真的騎車衝了吧?這種烤得人一身黑灰的火燙天氣……

「好想揍他喔。」我喃喃自語。真想狠狠在他瘦瘦的手臂上「啪」地揍一下。

「沒關係妳等下就可以揍到了。」AQUA坐在我旁邊,笑笑地接了句。

我也笑了。奇異地帶著點淡淡的寬慰。哈哈,是啊,再等一會就可以狠狠地揍這個亂七八糟叫不醒,沒有好好陪我旅行的壞男人!

*

「這根本是一列專門開東部省親的火車吧。」忘了是誰這樣說。從台北一路東行,東北只短短停了宜蘭;但以瑞穗為分隔點,之後卻幾乎站站停靠。

夙亭解釋著怎麼採筊白筍,窗外嘩啦啦流過的綠野有玉米田、有木瓜樹,有長長短短不知名的植栽;一眼望過去當真茂盛得十分熱鬧。

「瑞穗,瑞穗站到了。」

「喔喔喔我想喝鮮奶!!」早上沒怎麼吃的我快抓狂了。

「……車站應該。沒。有。賣鮮奶吧……」AQUA還有點理智。


但是在經過一連串不斷停靠的小站之後,對食物有期待的開始不只我一個。

「我想吃池上便當……」

「我也想……/__\」

「哎唷池上還有幾站才到啊?」

「池上,池上站……」

廣播還沒完,歡呼就淹沒了擾嚷的人聲車聲。而我們的第一張照片,是在窗外高喊著「便~~當!便當~~!」的工讀生側影,也就不令人意外了。XD

創作者介紹

hoyi's Weblog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