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必心約吃飯,近中午的時候我坐在捷運車廂裡,手邊沒什麼書,只好百無聊賴地看著進進出出的人潮。大概是在關渡站左近,上來一家三代人:爺爺、媳婦(或女兒?)、孫子。

媳婦倒也還罷了,是個粗粗壯壯的年輕女人,黧黑的臉上淡淡灑著幾點麻子,肩上掛著個大包包。爺爺頗有年紀,斑白的頭髮東歪西倒作梵谷的麥田貌,髮尾帶點紅棕色,想是染了又褪的結果;自始至終對孫子露出寵溺的微笑。

重點在那個孫子。

三四歲的小男孩,穿著一身鮮豔精彩的黃色童服,前心印著隻米老鼠;一張猶如賈寶玉的粉臉,眼睛相當有神,怎麼說都算得上是個漂亮孩子。然而那性子啊,還真當得上「縱然生得好皮囊,腹內原來草莽」幾字考語。

「來來~坐在媽媽旁邊~」爺爺亦步亦趨好聲勸哄。

「不~~~要~~~我要跟阿公坐!」

嗯,這孩子早上敢情還吊過嗓子,聲如洪鐘,是塊唱戲的好材料。

「好好,跟阿公坐齁……坐在這裡。」

「不~~~要~~~我要窗戶,窗戶,窗戶!」

好高的音頻,好強的怨念。我彷彿看見玻璃車窗打了個哆嗦。


折騰了好一會兒才安頓下來,男童和爺爺坐在一塊,媽媽坐在呈L字型的鄰座。自此,一路上娘出意見的決策,舉凡加外套、折褲腳等等,男童一律以一百二十分貝的音量拒絕,附帶幾滴珠圓玉潤的眼淚。

當不堪其擾的我正在想像第三百七十九種殺死此類小孩的辦法時,小孩清脆的喉音唱出了一句天籟:

「我要尿尿。」

我歪頭等著髮蒼蒼兮齒動搖的阿公哄小孩「等一下下哦,快下車了」,沒想到阿公什麼話也沒說。媽媽倒是開始動作:悉悉囌囌從肩上的大包包裡,掏出了個透明塑膠袋。捷運的廣播響了起來:「……請勿在捷運車廂內吃東西、喝飲料、嚼……」

就在海個謀門,小孩以橫眉冷對千夫指的氣魄,當著至少三十個乘客的視線,唰一下連裡到外扯下了外褲中褲內褲,露出白泡泡幼咪咪並充滿著彈跳尾勁的小雞雞!

媽媽把塑膠袋和小雞雞作了適當的聯結。阿公在旁邊吹起了口哨:「噓……~噓……~」……媽媽把裝著金黃色液體的塑膠袋熟練地扭了個結,塞進包包裡。

我聽著「please do not eat, drink or chew gums…」的餘音,突然覺得我似乎置身在一個我並不認識的世界。

創作者介紹

hoyi's Weblog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