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歸在「怨念」這一類裡面實在有點奇怪,因為……壓根不關我的事嘛。而且其實還有點好笑。

話說前兩天在電視上看到杜正勝和余光中的嘴皮戰,真是只能說,杜部長,以你方當盛年跟垂垂老矣的余老隔空喊話對嗆,居然在思路和詞鋒上都輸得一屁股,唉呀……

出了個這麼訥於言語的政務官,還真是台灣百姓之福啊。:D~

對於這段論(亂?)戰裡的內容,我的看法是:

1.台灣有沒有文學?當然有啊,不過這並不代表國文教科書的去古文化(去中國化?)就是合理的,這是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兩回事,到底是哪個腦袋長痔瘡的把它們畫上等號啊?

2.純感想:杜的嘴臉簡直地痞流氓。傳說中他是上古史的知名學者,唔,但願老祖宗的智慧能在方長的來日多給他一點正面薰陶。^___^

3.李敖大師可不可以不要再鬧了?言「余光中是個好教授、爛詩人」:好教授我不予論斷,畢竟沒上過他課不知道;爛詩人嘛,嘿嘿,想必李大師自己寫的詩挺美。:)


4.余老嘛,詩有風格,文有氣魄;眼界立場不見得完全(政治)正確,然至少前後一致。他對於台灣文學界的功過,恐怕也不是如杜府(咦?我寫錯了嗎?這是我的愛貓打的!)之流的跳樑小丑能夠一語論定的。

以上。天佑老蘇,希望我們木訥寡言的杜部長沒有為蘇院長前進2008之路再埋下更多的變化彈。



創作者介紹

hoyi's Weblog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