悶啊。

今天在一個朋友的網誌看到文章,她說決定放棄報考醫學人文所了。心中的感覺非常複雜。

她的網誌上有某人回應:「雖然說,我非常希望你達成你的醫文夢想,我也非常認同醫文該你所得,不過,有些想法卻我覺得你不一定要唸醫文ㄚ。只不過因為,我想起那些開創醫文的人們,有任何一個是從一個名為”醫文所”畢業的嗎??呵,那只是一群人對醫學人文有共同的理想才有今天吧。」

讀完此等回應,我心中的情緒不只是用憤怒或屈辱可以形容的耶。天啊,醫學人文這塊領域,究竟是在哪時候淪落到連門外漢都可以對它任意評論、吐口水啊?!

「一群人對醫學人文有共同的理想」?我呸。如果照本所簡史所言,開創本所的主力是諸如賴文福這廝,那劉懷平可以剁雞頭作保,醫學人文他媽的根本就不是什麼創建者的理想,不過是台灣醫群敗類的粉撲;賴文福這類的人,真真滿口子仁義道德,骨子裡男盜女娼!

我的確認為,人文學科發端自人性:不論它最後拓展出多少學門、建構出多少理論,都應當正面回饋人性的至高價值;即使不是物質的,至少也應該是心靈的。然而,它應當「有體(理論體系)有用(應用價值)」,並不代表它只要「有用」就自動可以回推到「有體」啊!

在醫療體系工作時日夠久,確實可以觀察到不少實務的問題,也未嘗不能發展出在醫學中實踐人文的另一個perspective。但這並不代表實務工作的經驗就能代替學術的訓練──這正是何以學校教育和社會教育永遠不可能「全面地」互相取代。上自侯文詠、下至劉冠宏,不正就是「自以為社會教育可以代替學校教育」最失敗的例子嗎?

所以我想釐清的只有兩件事:

第一,創建者不見得是這個學門的專家。可以欽佩他們(我指的是不只是指望用「醫學人文」來當粉撲的人)的見識,卻不必對他們的學識盲目崇拜。胡所長俊弘於本所確有創建之功,然而對於醫學史的瞭解、研究的深度卻不見得勝過大學主修歷史、目前主修醫學史的研一學妹;賴禽獸文福於本所或有構磚填瓦之力,但是你叫他來跟我辯醫療社會學啊,來啊!

第二, 搞不清楚狀況的人最好是不要多說嘴。願與各位共勉!

    (幹,我的憤怒延遲發作症候群今天非常的嚴重,所以到現在才把所有氣一次爆完。



創作者介紹

hoyi's Weblog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rebirth
  • 如果醫學人文的開端是從作為一塊醫界粉撲開始的,那麼醫文所也絕不是為了繼續這種窩囊行徑而存在的。<br />
    這個所不是拿來繼續高喊視病猶親、人文關懷的口號用的。<br />
    醫界大老喊的還不夠嗎?還要我們搖旗吶喊、幫忙助陣?<br />
    不好意思,老娘我交了五萬多塊學費已經不太開心,難道還要助紂為虐,想盡辦法助醫界從如花變志玲啊?<br />
    <br />
    甚至我可以說,如果到頭來大家還要玩這種抱醫界大老大腿的把戲,醫學人文所可以關門大吉。<br />
    <br />
    連這種基本的認知都沒有,一開始就無法洞悉這種根本上的差異、也缺乏批判性的眼光,整天就只會喜歡人文、親近人文的吱吱叫,<br />
    那實在是相當缺乏想像力,這和來自什麼領域實在是一點關係也沒有。<br />
    <br />
    要親近人文買書回家看足矣,人類浩瀚歷史上的人文軌跡,都可以慢慢親近。<br />
    招生又不是在分大餅,士農工商一人一塊,大家都來親近親近醫學人文。<br />
    <br />
    對不起我講話就是這麼直。
  • hoyi
  • 再加一點:<br />
    <br />
    是哪個沒腦的傢伙給我說醫學人文soft的,給我站出來。姐姐會讓你知道什麼叫solid training。
  • anego
  • 輕視人文者方被人輕視...<br />
    <br />
  • bestquality
  • 親愛的懷平:<br />
    I'm so sorry~<br />
    因為我的網誌引發妳的不平與憤怒... ...<br />
    在此致上深深歉意!<br />
    對我而言,醫文所仍一直是我心中的最愛與第一選擇,<br />
    當然,身為門外漢的我,的確是不知道這其中的奧妙與內涵,<br />
    或許~我是個無知的傢伙--絕大的無知,<br />
    可能因為如此,才讓我二度無法與醫文所結緣的關係!<br />
    很欣慰也很感動的,醫文所還有懷平等這些清楚,能批判,會思考的人~<br />
    更由此看來,我真的是相去甚遠,光有一顆熱忱的心,事實上我只是一點實質能力都沒有的人~<br />
    至於放棄的原由, 不是我不再認同,或者輕視,誤解等等,<br />
    而是對自己的"害怕"吧~(呵呵~我承認我並不是十足勇氣往前衝的那等人)<br />
    若第三次落榜,我想我不太敢想像那個悲情的畫面...<br />
    <br />
    這些因為有醫文所存在,所以讓我有目標前進的日子裡, <br />
    很感謝妳及芳如的幫忙與鼓勵, 確實使我獲益不少, (3Q very much~^.^)<br />
    或許,我將回到純粹醫療的環境繼續工作了,但這期間,我也不會忘記曾有的理想.<br />
    <br />
    最後, 呵呵~那個說醫文"soft"的傢伙就是我啦~(抱歉啦~罰跪中...)<br />
    不曉得能否容我澄清一下~呵呵...<br />
    我想我可能英文造詣不佳,所以用了一個不適當的單字,<br />
    而我想表達的,其實是人文給我的感覺, --是寬厚 溫和的,<br />
    當然, 我指的不是學問上的訓練等等,<br />
    而是,在醫療的環境中,人文對我而言,注入的其中一種力量是這個--寬厚 溫和 柔軟,<br />
    一如我先前與賴其萬教授的一番談話中,他給我的感觸... ...<br />
    <br />
    再次的, 對各位感到抱歉(含代替無心於我網誌回應的朋友),<br />
    其實我也不知該怎麼說, 才能確切表達那個意思.<br />
    總之,很謝謝懷平與芳如,<br />
    我想我還有很大的空間該努力^.^<br />
    <br />
    謝謝喔~:)<br />
    <br />
  • sshuang
  • 雖然已經事過境遷,這篇文章也已經超過半年了,<br />
    但是,我還是忍不住要說,其實,有沒有錄取本所,<br />
    和有沒有實力沒關係,和努不努力也沒關係.....<br />
    <br />
    本屆網羅各不相干領域菁英(好啦!我承認我不是)也絕非巧合。<br />
    當初我知道這個事實時內心還頗為失落,但是算啦!一切都是過去事了。
  • hoyi
  • 喔喔喔喔喔,我怎麼覺得樓上言有未盡,有什麼八卦嗎(猛嗅)!<br />
    傑瑞米快快招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