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文開始之前,讓我們看一看「傳說中」今年長庚醫學系推甄入學的考題。

長庚醫學系 密室單面鏡 看考生品德現形

【中時電子報】

吳慧芬/台北報導

當醫生,品德更重要。長庚大學醫學系今年(九十五學年度)甄選入學中,史無前例地把「模擬劇」融入考題,安排路倒病人上場,並用單面鏡觀察六十多名不知情考生的反應,有人置之不理,有人急於協助。最後,冷漠的考生一律不錄取。

台大醫學院畢業的趙建銘捲入多樁弊案,醫界大老感嘆現行考試制度根本考不出品德。今年四月,長庚醫學系舉辦甄選入學,教授就想到,在考生不知情情況下,找陌生人「考」他們的品德。


靜觀其行聽其言 考生不知情


今年參加長庚醫學系入學甄試的考生有六十餘人,都是大學學測高分的高材生,以往再通過口試,就有機會進入醫學系。但為了面試,幾乎人人都「準備」一套救人濟世說辭,教授們看多了也難判斷考生的真正想法,於是今年做了一些改變。

考生進入長庚考場後,被安排在不同房間等待面試,房間牆壁有單面鏡,外面看得到內部,內部看不到外面,考生的一舉一動,有如「楚門的世界」,全看在牆外教授眼裡。

考試內容包括:與同學互動、閱讀習慣、對急難者協助等。剛開始,房內有三名考生,教授觀看考生彼此互動情形,並觀察他們閱讀雜誌習慣。互動良好、有禮貌者得高分;閱讀八卦、緋聞雜誌等考生得低分。


安排腹痛歐巴桑 看當下反應


接著,長庚以應考順序為由,巧妙安排考生獨處,此時「模擬劇」上場。一名進入房間修冷氣或掃地的歐巴桑,突然腹痛如絞,有考生不管應考在即,衝出房外大喊救命,但也有考生自顧看雜誌,完全不理會清潔工的痛苦呻吟。

這一刻,已決定甄選結果。長庚大學醫學系主任黃燦龍說,有名考生學測幾近滿分,口試更是頭頭是道,但對清潔工冷漠無情,委員們一致決定不錄取。事後,他的父母來抗議,才知道有這道「決定命運的考題」。


冷漠旁觀無愛心 兩人遭淘汰


黃燦龍說,該系甄選標準,第一階段大學學測佔五十%、第二階段面試四十%,另十%是在校成績,「模擬情境題」額外計分,當考生成績相近,「情境題」即成為關鍵。他說,六十餘名考生中,高達十五%的考生未搭理病痛清潔工,其中六人的學測、口試成績本可達錄取標準,就因缺乏愛心,兩人慘遭淘汰,四人備取。今年該系共錄取卅人。

黃燦龍說,甄選結束後,就聽到考生們議論紛紛,納悶怎麼大家都碰到有人路倒,心照不宣的教授們只是笑而不答。


**** 以上是原文的分隔線 ****

OK,我的感覺來了。

醫德真的是這樣「考」得出來的嗎?我不認為。事實上,報導當中提到的兩個「考驗」都有很大的破綻,考不考得出一個人真正的性格其實很難說;甚至如果再進一步言,都有畫虎不成反類犬的可能性。

先談談這一題的考法吧。我所知道的版本是輾轉從赴考的當事人處傳出來的,應該比報導所寫要來得真實些。


根據考生的說法,「……在面試完後會被帶到一個小房間裡等待,小房間的桌上擺著《長庚醫訊》和《壹週刊》;然後會有一個工人進來換燈泡修東西什麼的,這個工人在換東西的過程中會不停地咳嗽……」

長庚的醫學生則見怪不怪:「聽說這題每年都有變化型,我家學妹說會有假哭的學姐或肚子痛的學長,出現在房間的角落。至於咳嗽這題,以下為學弟原音重現:『一聽就知道咳得很假!』」


嗯,那所以這一題的主旨在考什麼?考表演嗎?有人認為候選人在選前扶老攜幼掃街、與老婆做親密愛人狀、對路上的阿公阿媽、流著鼻涕的小鬼都露出一副和藹可親貌,就是他的真面目嗎?

先別說此類的情境題一經披露是否就「見光死」。若真如該校學生所言,此類考法已經到了「每年都有變化題」的程度,怎麼可能有考生不事先準備、提高警覺呢?殊不知台灣本來就是個「考試引導教學」的地方,即使未來出現「品德補習班」我也絲毫不感意外。而這樣的考法,是不是在暗示學生「隨時都要記得表演」?姐姐鐵口直斷,我們最後只會得到懂得該如何表裡不如一的醫學生。大家等著瞧,莫謂言之不預也。

至於雜誌二選一那更有趣。誰知道考生坐在那裡、心裡想些什麼?沒有動手去碰《長庚醫訊》的考生,你怎麼知道他不是事先做足了功課:「這些雜誌我根本都已經看過了」!

而要求一個正面臨人生重大關卡(攸關是否能順利進入醫學系)的高三生,在有重大壓力的情況下「都不可以伸手碰一碰壹週刊、拿來放鬆一下」,這很人性化嗎?這種考法很具有鑑別度嗎?我真的不懂為什麼這種爛考題,居然在轉錄的各大板出現一片叫好聲!

我同樣認為醫德很重要、醫學生是否具有同理(情)心、是否具有不斷求知的能力和慾望,對他是否能成為一個懂得關懷他人/精益求精的醫師,也確實有重大影響力。但是,要用這種方法去測醫學生的同理(情)心和求知慾,倒不如引用既有的量表,至少在學術上比較不引人爭議。--又不是沒有!不然高小美的問卷都做假的嗎?即使真的要考情境題,還有很多更精緻的考法;用這麼粗糙而帶有價值偏見(壹週刊=爛雜誌,長庚醫訊=有價值?)的測驗方式,我只能說,長庚的出題委員大腦成分真令我嘆為觀止。

我們未來會有怎樣的醫師?Let's wait and see.








創作者介紹

hoyi's Weblog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ypunicorn
  • 其實我個人覺得這樣的理念還蠻有創意的..<br />
    不過問題就真得像你所言出在操作手法實在太粗糙了..<br />
    以及考委自己sense就不高..<br />
    這樣反而會造成反效果..
  • hoyi
  • 嗯,idea是不錯,可是操作可以毀掉良好的立意呀。<br />
    其實我覺得教育就是這麼一回事~<br />
    像是建構式數學,也是很好的例子。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