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在醫文所研討會四人小組「鶯歌蒙難(?)」那天,我在桃園的衣蝶買了一雙愛鞋。又因為是和華姐當場組成「超果決合購團」所以打五折,更讓我對這雙鞋滿意到不行。

第一次穿它出門是謝師宴那天。結果回到家,我發現它的右腳的尖頭上剝落了一點點漆,原本米白的鞋面頓時黑了一小塊。當場心疼死了,立誓接下來穿它出門都要小心謹慎。

第二次穿出門就是今天。我在學校如此謹言慎行,連走路都不敢太用力,真格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誰知道走到校門的時候莫名一道檻(還是洞?)絆了我個躓兒呼秋那麼一下我心裡就大喊不妙。低下頭一看,原本完美的左腳鞋尖硬生生被刮了一撮皮下來!

我大罵「靠背~!!!!」的聲音大概連警衛都驚動了吧……_orz

罵完之後檢視左鞋尖的傷勢,不看還好,一看,靠比右鞋尖還大洞是怎樣!我當場掏出手機打電話給賴彥廷(←完全是個於事無補的幼稚行為)


「小胖。」此時還有點冷靜貌。

「喂~怎麼啦?」不愧是處變不驚的賴小胖,已經習慣我隨時都會打給他。

「我是阿兔兔。」我自我介紹。

「我知道妳是阿兔兔啊,怎麼了?」還很有耐心。

「我。我。我。我把鞋子踢破一個洞!」

「嗄?(驚嚇貌)這不簡單,妳怎麼辦到的……」

「我……」才說到這裡,悲從中來,我整個就開始大哭起來,當年得知高會被當第三次都沒搞得這麼慘烈。

「我的鞋啊好心疼啊爛門把它踢了一個洞黑黑的醜死了嗚小胖我的鞋啊!!!」
         ↑↑↑↑↑↑↑↑↑
(*謎*:妳確定應該用爛門當主詞配踢這個動詞嗎?)

「妳、妳、妳、妳不要哭嘛!」小胖顯然是覺得莫名其妙慌了手腳。

(os:這女人怎麼連高跟鞋踢破一個小洞都能哭得整個妝都花光光啊)

「人家很心疼嘛我的愛鞋嗚啦啦啦啦Q__Q」完全失去理智。

「那不然我再帶妳去買一雙,乖~」

「很遠啦買不到啦我們上次在桃園買的啦~」

「桃園?那有什麼問題,就帶妳去阿!」小胖可能覺得我對前一句安撫有正面的反應,整個豪氣頓時起來。「只不過是個桃園而已~怕他啥的~」


就醬。我在小胖吹牛皮(?)的安慰下平復了情緒。這就是劉懷平今天的哭鞋記。

創作者介紹

hoyi's Weblog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nego
  • 果然是他媽的北醫<br />
    把妳的鞋給弄個大洞了<br />
    <br />
    <br />
    <br />
    <br />
  • hoyi
  • 唔........(此中充滿了太多無法言喻的複雜情感與傷痛)。<br />
    <br />
    我的鞋Q__Q
  • sshuang
  • 這樣的經驗我也有過....也是在北醫...研究所一年級開學第一天....那雙鞋超貴<br />
    (貴到不能說價錢),不小心絆到台階水泥,被刮起一片皮....<br />
    <br />
    更慘的是....當天才知道彭老師沒搞清楚情況...一到現場沒人...因為課可能開不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