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莎行」是我們二人在2006年7月31日到8月1日,往宜蘭一遊的小記。莎者,莎草也;多產於原野沙地,在此遭劉胖平牽強附會為蘭陽平原(不管啦,我就是要拿牌子來當篇名,湊也要湊出來)。然我的精力早不復前往綠島時,經營精緻的文字頗有力不從心之嘆,所以它們只會是流水帳,特此公告週知。有興趣的人,其實也可以直接看相簿裡的「2006夏天@宜蘭」那本,當可知道個大略。

  這次的旅程規劃得委實有些倉促。總之是我夏天在家和學校悶得慌,面對茫茫不可知的未來(和論文),生了逃避之念;在幾個板上抓住了賞鯨、童玩節兩大關鍵字,遂把逃跑的目的地設定在宜蘭。




  早上的火車很順利地到了羅東車站。依旅館小姐的指引,我們應到羅東後站尋那家租車店,以換取兩日在宜蘭輕捷而不受時間限制的行動;然而在遍尋不著之後,才終於在前站找到那塊顯眼的招牌;阿廷還取笑我「我看妳這兩天怎麼辦事不大牢靠」──蓋一到火車站就發現沒帶相機、接下來兩天只能靠手機拍照過活;又搞不清楚租車店在哪……這兩段小小的插曲似乎預示了這趟旅行不會太順利。

  第一站是童玩節的親水公園園區。冬山河親水公園聞名已久,沒想到初見面居然是在這麼歡鬧的場合:童玩節的場景主要有三大類,即展覽、表演和遊戲。展覽、表演倒還罷了,遊戲的部分,容我再引用一句阿廷的話:「這根本是八仙樂園宜蘭分部吧」,就可以把現場情況說個大概。路上人手一支強力水槍,行人溼的大約比乾的多,各色花花綠綠的冰淇淋餵得在場的男士個個幾乎脹破眼睛。我事先早有心理準備,原本也期待下水玩一玩(我有好多好多年沒去八仙了_orz),未料到阿廷對於沾水這事極為龜毛、又擔心手機嬌貴,最後只拍了噴泉影下的彩虹聊以為記。




  表演嘛,我和阿廷只看了半場,傳說中是俄羅斯的小丑表演團。因為一開頭就是一隻布偶熊自high的自彈自唱,走並不好笑的好笑風;感覺哄哄三歲小孩則可,哄快三十歲的胖平整個不行,就此跳過。

  展覽的部分,在親水公園園區只有飛行小積蛋(積木)和娃娃大閱兵(玩偶、娃娃)兩項;兩館都不算大。積木館展的主要是益智積木作品和LEGO,娃娃大閱兵比較有趣:分類雖然蕪雜紊亂,但令人眼睛一亮的玩意兒也不少:大同寶寶已經在玩偶市場上紅得發紫,自不待言;然而各種運動公仔、商業LOGO、公家機關的代表玩偶,都頗有意趣。多說無益,照片應該可以說明很多事情吧(笑)。



  下午則大多在童玩節的武荖坑園區度過。武荖坑園區和親水公園園區的展覽大異其趣,顯得比較「大人玩」而不是「童玩」──「偶最可愛」展各種戲偶,包含掌中戲、傀儡戲、皮影戲等,其中某些偶的樣子小孩看了應該會嚇哭吧。「BuBu車動館」展汽車,大自一般汽車、小至火柴盒小汽車都出現在展場,然而只可遠觀不可近玩,難免有點無趣。「AI宇宙站」傳說中是展資訊科技類的東西,但一來我不知道它和童玩扯得上什麼關係、二來我只記得滿場的epson(?)印表機,置入性行銷,良有以也。

  在遊戲方面,武荖坑和親水公園園區無啥兩樣,蓋「滿天飛水霧、一對逃難人」說的就是我們倆。值得一提的大概只有童玩DIY和嘟嘟車。我在童玩DIY的攤位畫了個陶偶,樣子是一條小魚;本來依著它的色調要叫它「鳳梨」的,阿廷偏偏很機車地堅持要依它的表情叫它「大囧魚」。-____- 雖然相當不爽,卻也不得不承認他的命名比較傳神。



  嘟嘟車呢,其實是個很幼稚的玩意兒,我純粹是對某個造型的嘟嘟車大有好感,為此不惜返老還童。瞧!
  總之,童玩節可以大致用兩句話歸納:熱鬧有餘、精緻不足;與其稱它是童玩節,不如叫做剝皮嘉年華:把遊客的皮一剝再剝,從門票、停車、接駁、食物、設施、紀念品、遊園車等無一不剝;不被剝還不成,不繳這些二十、四十的零碎錢,不是走得腳廢就是當場熱死在園裡。我和阿廷真格兒是被扒得精光,才好不容易離開了武荖坑。


  - to be continued -



創作者介紹

hoyi's Weblog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