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來說,與其說這是興之所至的惡作劇(?),不如說是再做一次青春夢的旅程。

12月12日,北一女103週年校慶。本來也沒什麼特別,然而今年是民國95年──距離我踏進高中校門,正好整整10年。學校裡奔跑的高一小孩,轉眼間已經繡著和我一樣的學號:噢,不,我的是五碼,小孩們因應北市府的規劃,加上3(代表高中生)、5(代表女生)變成七碼,繡在胸口活像一組電話。對面相望當然不像攬鏡自照,然而那樣年輕無邪的笑容,應該與我十六歲時差相彷彿吧?

為了十時許的樂儀隊表演,我九點多從淡水出發,穿得一身整整齊齊:制服襯衫、毛衣、黑摺裙、黑短襪,連舊書包都翻出來背。沒料到坐在捷運上招來不少奇異的目光:這個高中生這時間還不上學,到底在幹什麼啊?我完全不敢造次,連坐著都雙膝緊併目不斜視,就怕待會兒又有哪個好事者一通電話打到學校:「欸你們學生在捷運上坐姿很難看……」嘿嘿,穿起來還真的很像那麼回事。後來要離開校門,還被榮服團(就是糾察隊啦)攔了一下:「同學妳要離開學校嗎現在不能離開學校喔……」

十點二十到明德樓。我堪堪錯過了樂儀隊表演,不過聽著璧心說整個儀隊只剩下四十支黑槍,加上少少的白槍、隊長,再加旗隊十二人、還有縮編的樂隊,連操場中央都站不滿。或者我還是記得從光復樓四樓俯瞰的滿場壯美就可以了吧?畢業的那年樂隊走的圖我幾乎都還記得,「給愛麗絲」裡跳躍的黑槍和陽光下銀森森的軍刀……一切都像是昨天才剛發生過的事。

和璧心、欣嵐(我不熟識的老前義:p)、還有後來的嫻蓉、盈秀在學校裡亂逛(三不五時還替觀光客和友校同學指路,嘖嘖),在扇廣發神經掏錢買校慶紀念品,然後在中正樓一樓沿門托缽…欸,沿門尋過去的老師。一如想像,老師們大多退休了;溫柔典雅的淑君甚至已經化身天使。只有金玲老師一頭亮閃閃的橘髮、活躍依然;壯健的呂憶文髮型沒怎麼變,卻夾了半頭白髮,讓人有點怵目驚心。嫻蓉在辦公室和單兆榮老師大開話匣子,我在中正樓信步亂走,和璧心欣嵐亂聊,最後拍了這張照片:



當時還不怎麼覺得,然而現在一看,這簡直和我們倆高三時一模一樣。璧心精神、我憊懶,背後「至善樓」幾個字年輕得發白。我們都沒變吧,真的都沒變嗎?那為什麼我看著高三的小孩,只覺對那樣碧翠的少年無比欣羨?

我們沒變,學校倒是變了。操場上的綠PU不再一下雨就任性吹起大泡泡了,今年重新修過,它們現在服貼得很。熱食部全面改成儲值卡制,不僅價錢漲了,記憶裡最美好的那些食物也都蹤影不見(我的炸醬麵啊!!!!)。學妹們胸口晰白、大腿晰白,跳啦啦隊能露的地方全露了──當年高一的我們和這些孩子比起來,簡直是裹小腳和穿比基尼的分別。



看到沒!稱不上短的短T、稱不上短的短裙,沒了!XD

今年的校慶實在談不上熱鬧:不是大年(逢五逢十)、也不是週末,再加上操場整修,今年所有運動競賽全部停比,說來說去只勉強用啦啦隊撐了一早上。然而走在那些熟悉的角落、坐在那些熟悉的位置,熱不熱鬧似乎也不那麼重要。

我見過不少從這個門口走出去的孩子回頭唾她,用強烈的語言、針砭的姿態指責她陳腐、守舊、僵固;以孤高的形象「俯視」前屆同屆後屆的女孩,鄙夷眾人的「乖巧」。初時總還為這種言論湧起滿腔怒火,近兩年來卻不再為此事動氣:每個人對回憶的詮釋畢竟不同,如果非得要踐踏他人相信的價值,才能建構本身的自尊,so be it. 海納百川,所以成其大;有很多事情,亦不是一兩個人的毀譽能動搖的。我不會忘記這學校還有很多缺點,然而我亦在她鞠我養我的過程中,學習接受體制和自己的缺陷,但永不放棄追求完美。我覺得這才是重要的。




創作者介紹

hoyi's Weblog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anego
  • 那位體育老師,我以前也是給他教耶...XDDDD<br />
    妳在中正樓拍的照片正好背景是至善樓,<br />
    至善樓前的樹越來越茂盛了XD<br />
    是說熱食部竟改成儲值刷卡而且炸醬麵居然沒了..ㄜ<br />
    這個消息我已回傳給各位高中同學,大家都深覺痛心orz<br />
    如果可以,希望炸醬麵打入冷宮的消息廣為散佈,<br />
    請各位不管日間與夜間的校友共同聯名簽署,希望炸醬麵大復活XD<br />
    <br />
    哎,那每天晚上六點陪著我上課的炸醬麵呀...<br />
    <br />
  • selene
  • 請問....啦啦隊那張,妳是左邊數來第二個嗎??<br />
    <br />
    Yes.....咳!妳現在進化太多了(用力鼓掌吹狼哨~)<br />
    No.....還好是我錯目,否則令堂後面的日子怎過啊~
  • hoyi
  • to anego:<br />
    是的,我知道炸醬麵消失了之後真是無比痛心!<br />
    想當初我念高三的時候,大家都留在學校晚自習,<br />
    我這不留晚自習的人都跟人家一起跑去熱食部買炸醬麵(加一大匙辣椒)....<br />
    吃完了之後回家再吃一頓.............<br />
    唉胖子永遠改不了狂吃的毛病。orz<br />
    <br />
    to selene:<br />
    妳答對了!是左邊數來第二個沒錯!<br />
    那已經不是用「恐怖」兩字可以形容的XD<br />
    進步嗎..... 好吧.... 我的頭腦一直沒怎麼進化,<br />
    而長相上的進化大概是從念大五才開始的。<br />
    如果想知道我過去的模樣,可以參見以下相簿:<br />
    http://photo.pchome.com.tw/sirith/<br />
    <br />
    特別推薦「畢典與茶會」、「咪兔」和「你所不認識的劉懷平」這三本。有很多恐怖的東西。XD<br />
  • selene
  • 既然劉兄坦然以對不忍卒睹的過去,在下將依約前往貴網址一探究竟,另,感謝推薦版,精隨盡在其中.....(啞口)
  • selene
  • 荷....驚呼連連...看得我幾乎無法喘息...<br />
    雖然豔照不少,但我發現妳從小到大唯一不變的是那份果敢和純真,是真的呦...<br />
    世間像妳這麼重感情的也所剩不多了(看完照片後越來越佩服妳了)
  • birgit1121
  • 哈哈哈,從前面開始看你另一篇文提到溫良恭儉讓..就不禁懷疑,這是學妹嗎?
    看到這篇,證實是真的.fufufu,不禁想起去年暑假在紐約帝國大廈瞭望台巧遇台灣去的綠園學妹校友參訪團.
    百年校慶時候我有回去,買了馬克杯和專屬捷運儲值卡,以前教過我的老師簡直已經完全看不到了,幸喜之前在校外曾巧遇顧建洲老師,我以前最喜歡的老師.^^
    說來好久以前的事啦(民國72年畢業),不過,我的同班同學們很多都還是像你們這張合照一樣清純可愛喔~_^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