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星期六去看阿嬤,替她過生日的照片。

阿嬤,只要妳能一直這樣和我們說說笑笑、指揮我們去把蛋糕分給隔壁床的看護、分給護理站的小姐,只要妳能一直健康平安,我願意付出一切代價。我絕不會讓妳被塞進安養院不管的。

我還記得,我小的時候,妳和阿公不曾嫌過我是女孩子又是外孫,呵護疼愛從來不曾少過半分。我愛吃芭樂,中午回家吃飯總是有切好的芭樂;我貪愛零食,阿公總是藉故掏五塊十塊叫我跑腿去買乖乖「來分阿公吃」。我碰破了沙士瓶在小腿留下一個疤,那次是阿公摟著我硬替我搽的碘酒;又是妳老把滷好的牛肉、冰透的鹼粽塞給我...... 有人說你們還是偏疼內孫,可是我只記得從小是你們待我好,是你們用小小的銀湯匙一口一口把偏食的我餵大。沒有你們,我就只是個媽媽上班、得在街上流浪自己買便當回家吃的小鬼。。

阿公大病的時候我才十歲,還什麼都不是,面對阿公問我「小平,阿公會死沒?」連回答的勇氣都沒有。現在我二十七歲了。我在上班了。我有賺錢了。我絕對不會再一次只能遺憾的趴在地上哭。絕對、絕對、絕對不要。


不過,阿嬤的事,真讓我想起之前朝會某位襄理分享的一句俗語:「飼囝兒,未惜殺一隻豬;飼父母,未可儉那雙箸」。意思是說,養育子女,為了兒女吃得好,連殺豬都在所不惜;那奉養父母,實在不能打算「省一副碗筷」。

這句話我很想送給阿嬤的兩個親生兒子。

連續拖欠三個月醫藥費不去繳、還打算賴給妹妹們,獅子會的捐獻卻可以幾千幾萬掏出來、眉頭不皺一下的大南汽車公司盧大業務經理,你聽到了嗎?媽媽住院已經超過一年,中間歷經不止一次病危、進出加護病房,卻從沒來看過一次,除了每個月匯五千元(大約是每月醫藥費的十分之一吧)之外完全不聞不問的西子灣大學材料系盧大教授,你聽到了嗎?

我但願你們也「享有」和阿嬤今日一樣的遭遇。
創作者介紹

hoyi's Weblog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