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六歲的時候讀過一本有趣的書,書名叫《別鬧了,費曼先生!》,對其中一段印象非常深刻。

  費曼參與核彈研究,與妻子阿琳聚少離多。阿琳因為肺疾住進醫院療養,病勢凶險;然而病榻之上她仍然不減俏皮靈慧,和費曼大玩密碼信遊戲--費曼所在的羅沙拉摩斯實驗室警備森嚴,出入信件都要檢查,兩人偏用密碼寫成有字天書,折騰得檢查人員人仰馬翻。1945年,阿琳病篤;夫妻二人儘管鶼鰈情深,卻難敵長期生離與病魔肆虐,終於死別。

  根據費曼自述,初失伴侶,只微覺惆悵;畢竟阿琳久病,會有離別的這麼一天是預料中事。幾個月後,他偶然經過街頭,看見櫥窗裡展示的洋裝,一個念頭驀地襲上心來:「要是阿琳穿這件衣裳,必定非常好看。」這個念頭像是一把小小的鑽子,砰一下鑿開了他心中的水壩。這位享譽全球的物理學家,無法自制地在街上痛哭了起來。

  為什麼會對這一節印象特別深刻呢……費曼的童心(這點我很欣賞)當然是個重要的因素,但更重要的是,我自己常常經歷類似的情況,姑且稱之為情緒的「延遲發作症候群」吧。在最氣憤、最傷心的頂點,我常覺得自己像是一枚封著熔岩心臟的大冰塊,胸口熱熱酸酸的,表面上卻能忽忽行若無事。但一旦當退到安全的地方,只要一點小事點燃那塊陰鬱的火,冰就融化了。那些以為都沒有關係都挺得過去的疼痛,突然間撕心裂肺起來,突然間通通都撕心裂肺起來……

  星期五是昌政上班的最後一天,我們約好下班要出去玩一下,送他一送;甚至連惡搞的臨別禮物都老早準備好。在小小的包廂裡大家瘋了似的玩,包括主角在內的幾個high咖更留下不少經典畫面。才唱了一半我已經開始沙啞,一桌子亂七八糟的食物風捲殘雲,來了又收,收了又來,永遠吃不完似的。……學妹臨走的時候說,掰掰,星期一見。我們離開的時候也擺擺手,說,嗯星期一見。

  我一個人搭捷運回家,在車上睡睡醒醒,作一堆破碎的惡夢。回到家坐在電腦前面,忽然間想起什麼似的噹了繼緯MSN:「喂,我們今天都沒有拍照!」

  然後想起星期一。每個星期天晚上我都要憂鬱好久,星期一早上惺忪著滿肚子的倦意(和對自己的淡淡憤怒),在八點十五分準時打卡。走向自己坐的那一區,謝昌政總是比我早來,坐在我正前方的座位上,辦公室燈還沒亮他的螢幕卻已經亮了,領帶還沒打,咬著摩斯的三明治或什麼隨便亂七八糟的東西,淡淡跟我說聲,早!

  就在那一秒鐘,我無可遏抑地坐在電腦前面瘋狂大哭起來。
創作者介紹

hoyi's Weblog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flybird
  • 最近有一本書~最後一場演講
    推薦...
    我之前有上YouTube上去聽原文的
    看完書後...我也站在書櫃前..難過起來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但有聊不完的老友
  • 你說的那本書我有印象,不過我一向不太看太勵志的書(笑)。等過了這星期,會找來拜讀的......

    hoyi 於 2008/08/24 23:36 回覆

  • s
  •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在分別的時候,記得給對方一個微笑
    祝福他有更美好的未來
    你們的友情並不會因為不會每天出現在同一個房子裡就消失的
    good luck!
  • 嗯。我懂的。:)

    hoyi 於 2008/08/24 23:37 回覆

  • 奔
  • 我也是在昌政離職後的第一天才真正感覺到他下山了,又突然驚覺我們沒有好好的照一張相片呢!我尤其想大家一起照張「玉山制服照」說~哀!
  • 呵呵,說起來,我們的制服合照一直只有去年Xmas那張。多虧了繼緯的自拍絕調好機!

    hoyi 於 2008/08/24 23:37 回覆

  • 米米安
  •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
    我想朋友是永遠的,也許不在同一公司,但可以永遠是朋友不是嗎?
  • 是啊,我只是害怕沒有一起生活的環境,大家會漸漸淡了(這好像是定律).... 大概是因為我很沒安全感吧。米米安的網誌很有趣,我喜歡妳的心理測驗們:p 有空也要常來這裡玩喔~

    hoyi 於 2008/09/01 11:34 回覆

  • 米米安
  • 哈哈~~放心啦
    我會常常來打擾你的!!
  • 歡迎歡迎XD... 阿,我可以順便問一下,妳是怎麼爬到這個碎碎念一堆的BLog的啊?^^;

    hoyi 於 2008/09/02 12:00 回覆

  • 米米安
  • 要怎麼說呢~~~
    如果說心電感應會不會很..噁..
    說緣份好囉!!
    ~~~哈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