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是午後,依著離職程序單上列出來的項目整理該繳回的雜物和文具,把配戴在左胸口的服務證摘下來放在桌上。想了想,還是掏出相機留下了最後一張影像。猛然有些恍惚:我幾乎都還記得換領服務證的那天,分行經理笑笑喊過我,驀地遞出新的證件,溫言叮嚀「用普通證件照片辦的舊證,記得要還我喏」。

那天,我把新證件別在胸口,心頭緊緊的。

新舊證件的重量型制全無二致,只是新證上的相片用的是入行之後拍的制服照,背後尚且烙印著獨一無二的編號。我向來不太能從日復一日的生活裡,明白自己究竟成長多少,這些小小的儀式,因而儼然成為我積攢小小力量的來源。一如《水星領航員ARIA》(註)裡的水無燈里--脫下一只手套,她往正式領航員又邁進一步;我從襄理手中接過自己的櫃員卡、換新的服務證、收到全新的制服……這些零碎的片段,像是用時間之流串起的無價珍珠,熠熠閃耀好多人扶持著我跨出的每一小步。是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從氣味新鮮得嗆鼻的菜鳥,逐漸融化成這江碧麗春水上的一隻綠繡眼。

然後,在即將振翅離岸的這一天,我親手拆碎每一枚光潤的珠子,像是哪吒剜肉剔骨,一一償給生身父母。可縱然還得血肉,卻難以把鍾父母靈、毓雙身秀的神魂全剪得乾乾淨淨、一翻兩瞪眼。那些像是昨天全又像是無比綿長悠遠的往事,曾經鎔鑄我成現在的模樣;但即使我掙脫了這個模型,胸中流動的血卻也不再同於以往了。它們鎔鑄我也同時融合在我裡面。我被那些片刻容納、也容納那些無可取代的片刻。

蕪雜的道別之詞,至此都不必再多說。

這是我在玉山的最後一天。就用這張照片和連篇(幸好只是一小篇)的廢話,權充紀錄吧。


註:《水星領航員ARIA》是我很喜歡的一部漫畫,主角水無燈里是在未來的時空中、在水星上的人類都市「新威尼斯」學習成為領航員的少女。實習領航員雙手都戴著手套,能脫下一只手套的是半正式領航員,而赤著雙手的就是正式領航員了。相關的資料可見前文的連結(通往Wikipedia)。它的中文官方網站在這裡,也有介紹文字。

又及,我最近所用的MSN暱稱就是它最後一集裡第58話的篇名,也是燈里的稱號(笑)。燈里的心境和最近的我實在很相像。




創作者介紹

hoyi's Weblog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荷蘭仔
  • 這個回覆實在是太妙啦 我推
  • 喔唷~好害羞喔(*blush*)... 我本來就是個殺氣這麼重的人阿。一討厭老鼠會、二討厭亂打廣告的白目,兩罪併罰沒有加重刑度砍他個兩百刀已經很寬厚了咧。

    hoyi 於 2008/09/03 01:07 回覆

  • 悄悄話
  • pat671228
  • 有看你來我家逛逛 所以我也來留個言 嚕

    你是玉山的嗎?
    我也有朋友在玉山耶
  • 哈哈,我是從後台的「誰來我家」連過去的。幸會幸會。我曾經是玉山人,現在已經離職囉。:)

    hoyi 於 2008/11/14 22:23 回覆

  • pat671228
  • 是喔 離職啦 那現在 在哪阿
  • 某銀行。:)

    hoyi 於 2008/11/21 03:0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