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1469.JPG

昨夜之前,我以為那些「參加婚禮,結果在新娘走進場的那一刻就哭了」的經驗談,都是胡說八道。

話說從頭。

小時候,我以為所有朋友都是「筆硯相親、晨昏歡笑」的那一型,上個廁所也要牽手一起去。一直到很後來才發現,即使是「好」朋友,也有很多種定義。有些朋友像含羞草,遠遠望著鬱鬱青青,卻沒有辦法敞開胸懷碰觸;有些朋友像玉蘭花,掌指之間滿掬香氣,但是保存期限只有三天;有些朋友像老榕樹,默默地不說話卻總是在需要的時候提供毫不吝惜的遮蔭和堅實的擁抱……

……而有一個朋友,像是一朵水晶琢成的鬱金香。在暗裡晶瑩剔透,在光裡璀璨耀眼;柔和透明卻骨骼堅硬,握之可親,卻又有種與生俱來的淡淡孤高,有一縷在滿室濁流中堅持飄逸的隱隱芬芳。一言以蔽之,妙質雲表,德釵才黛。

妳未必和她共享晨昏,但靈魂裡的某一段韻律相合;即使不相見,卻時不時共鳴著。妳很難精確去定義這樣的一個朋友,意識底層卻很清楚她的萬分珍貴。

也許是懷著這樣的心情吧,昨晚宴會前第一次見到她的新郎(是個爽朗幽默的大男生!),我開口說「恭喜,她是個很棒的女孩」之後突然覺得心中千言萬語,難以盡述我有多麼、多麼、多麼深深希望她能被交在這雙溫柔穩定的手裡從此無憂無慮地盛放,心口那些熱湧湧的期待,最後終結成不自禁的哽咽和兩滴(莫名其妙的)眼淚。新娘入場,什麼氣勢、華麗、閃亮一類的形容詞通通可以撇一邊去,她就是她,在聚光燈中閃光燈下仍然清雅萬方,如開到正好的一朵雪白荷花。

我邊擦眼睛邊慶幸自己畢竟沒有蠢到刷了下睫毛膏來赴宴,否則臉上兩條黑河正好嚇壞一桌人。空氣裡流動著她的氣質、她的風韻、她無可取代的每一個細節,從今開始都成為兩人世界中美麗無比的元素。

You are one in a million, and you are one in a million.

Dear T and J: 相攜相扶,白首以終老。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where
  • 寫得真好,希望我結婚時你也幫我寫一篇,我可以付妳稿費,哈哈哈
  • 稿費這什麼鬼東西~~~~ 要記得請我參加婚宴啊XDDDD 不然我會記仇地(咦?) 出國要好好保重自己哦(抱)..... 話說印章連我媽都說就甘心!!!!

    hoyi 於 2011/08/21 13:37 回覆

  • 小ㄇ
  • 新娘是誰啊?
  • ㄟ........ 妳這樣問我要怎麼答XD 新娘就是我朋友阿?歲時紀的 兩位作者之一。

    hoyi 於 2011/08/21 22: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