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張照片言簡意賅地表述我本次出遊的感想:莫名其妙。XD
咪帶我出去玩的時候,多半都會發生些莫名其妙的事;也不知道是我們倆天生和「順利旅行」四個字犯沖還怎麼著。去花蓮趕火車趕到我摔倒、膝蓋足足青了兩星期;去宜蘭咪爺先是在夜市吃壞肚子拉了一夜,隔天只不過賞個鯨,又暈船暈得賞了魚不少熱呼呼(?)的飼料。然後就是上週六。

當天天氣不惡,兩人於是決定騎車進行超果決八里左岸之旅。

……呃,「本來」是八里左岸之旅啦。

所謂「八里左岸」是個有趣的地方──有趣在名字走巴黎路線,現場氣氛卻很愛呆灣,不脫本島任何遊樂區之形跡:照例,那兒有水壓不足的公共廁所、賣魚丸湯炒米粉的鐵皮屋販賣部、飛砂走石的停車場;小販也照常開輛掛白底紅字招牌的中華得利卡,兜售烤香腸和蔥抓餅,定價為正常的1.5倍。比較不尋常的大概是河畔疑似疏浚船的醜陋(小咪:「妳不要一直亂批評它啦」)橘色浮動物──一直到現在我們仍然不確定它是什麼,乾脆直呼其名「順發一號」完事。在草地上坐了一會兒,「觀賞」到最多的不是船、不是水鳥,而是隨主人來散步的狗:一隻脾氣很壞的吉娃娃、一隻安靜的大麥町、數隻長得像面紙盒的紅貴賓,甚至還有條毛絨絨的聖伯納!

風吹得差不多、我手上的胡椒餅(壞脾氣的小吉娃娃對它一直虎視眈眈)也吃完,我們決心去搞清楚遠處的雕像究竟在雕什麼。我一口咬定它是孫悟空──雖然在這種地方出現孫悟空的雕像簡直莫名其妙;小咪卻堅持它不是:「我覺得比較像猿人」……同學,請問孫悟空和猿人相差很遠嗎?

於是,我們踏上綠絨絨的草地、穿越腳踏車道、沿著小馬路經過含三數間café、一家7-11(真是出外人的好朋友)和一家「林口傳統冰棒每枝十元」的商店街,中途還碰到地上癱著老大一個荷包蛋──哦,就是最前面的那張「莫名其妙」圖,想了半天除了荷包蛋之外沒有更好的解釋,至於為什麼會在地上癱個荷包蛋那就出乎理解範圍──最後,終於來到雕像前方。

有趣的是,即使是湊得這麼近,我們還是不知道它是什麼、又為什麼站在那裡。環顧四週,標示牌只談十三行博物館、福德正神的由來,這麼個乖乖隆的咚的大傢伙似乎不存在;就算是換個台北101來站在這裡好像也沒啥差別。吾二人不死心地繞像三匝,仍然不得其解,最後只好懷著「被(自己)騙了……」的奇妙心情踏上歸途。

(歸途嗎,咳。)

我一直以為咪爺要騎車原路載我回家。沒想到他很有心要載我兜風,就這樣一路騎到林口、龜山、桃園……直到我們看見前面的路牌寫著「新竹:50公里」的時候,咪爺開口問:「妳想要騎到新竹嗎?」

……

就這樣。我們萬般驚險(因為小咪不認識路,而我因為前一天沒睡好而不斷在後座打瞌睡向下滑)、千迴百轉回到台北市,我坐上捷運就一路睡到淡水,結束這場有趣(?)的出遊。希望小咪不要因此拒絕再載我出去兜風。Orz

創作者介紹

hoyi's Weblog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