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燙頭髮了。

先為自己語言不夠精準懺悔三秒鐘。老實說我燙頭髮不是什麼新鮮事,自離子燙這玩意兒出現、成為諸多自然捲頭毛女性的救星以來,我大約每季都得捧著白花花的銀子請設計師熨平我的一頭章魚腳;這麼著也燙了五六年,早已習慣短時如蕈傘、長時如小倩的直髮造型。眼看學生時代的姐妹淘個個甩著滿頭柔潤的波浪,說不羨慕是騙人的;但一來口袋不夠深、二來嫌整理捲髮麻煩(直的就梳齊紮個馬尾完事,前後不必五分鐘),久久以來也沒真的發狠換髮型。

直到前兩天。
為了畢業證書上得有碩士學位照,我罩著那件跟哈利波特戲服差相彷彿的絲袍踏進相館,化了全妝、紮好領帶,在鏡頭下卻怎麼看怎麼不對勁:瞪了好半天,才決定是髮型壞事。本來嘛,長直髮沒什麼不好;但久未修剪、髮尾參差也就罷了,瀏海怎麼梳怎麼怪:塌一點就蓋住眼睛,高一點又活像半屏山,左分右擺都顯得不自然。最後是勉強拍完相片好應卯,但要再頂著這粒頭去面試工作,想想還真有點擔心(註一)。趁著這陣子我媽想換髮型,乾脆拉著她一起到MINT(註二)去試試。

中間怎麼折騰的其實沒什麼好說,MINT實際上是家挺討人喜歡的沙龍:環境好、服務大致週到,價格雖不可愛但也不至於天價到令人髮指。剪燙洗染的過程中飲料(咖啡、奶茶、熱養生茶)無限制隨點隨送,肚子餓了還可以點口味各異的烤厚片吐司,也不另外收費。燙染等要花上比較長時間的,雜誌是不消說,店裡還提供電視和DVD給看;整修過後多了電腦區,設計師一邊上捲子、客人可以一邊上網打逼或跑跑卡陰車(註三),好不悠閒。所以,雖然燙的過程挺漫長……






……不過也還捱得過去。於是,在喝了兩杯奶茶、打了近三小時逼又玩手機的網球玩了大半天之後,我的頭髮終於從小倩變成了烏蘇拉(註四)。有圖有真相。

這張是大概前兩星期拍的吧,當時是為了要拍新買的春裝罩衫(這種時候買春裝真真是凱子娘才會有的行為,好孩子不要學),沒想到成為我長直髮最後一張像人的照片:


然後這是今天剛燙完回家在浴室拍的。照片鳴謝很合作的K800i:




以上。這就是今天燙頭髮的故事~


註:

1. 大炳在吸毒被捕後,曾經說了一句話:「這簡直就是許純美割雙眼皮──問題不在那兒」。我承認這個理由確實有牽拖的嫌疑。

2. MINT在淡水還滿有名的。有興趣的人可以到批踢踢的淡水(Tamshui)板和髮型(hairdo)板去找資訊。

3. 網路遊戲「跑跑卡丁車」之誤。

4. 就是卡通「小美人魚」裡那隻惡章魚女巫囉。XD


創作者介紹

hoyi's Weblog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nefel
  • 我喜歡這句

    大炳在吸毒被捕後,曾經說了一句話:「這簡直就是許純美割雙眼皮──問題不在那兒」。
    借我
    多謝 >///<
  • hoyi
  • 呃......妳要拿去哪裡用XD

    重點不在大炳的話,在我的頭髮阿小姐!
    昨天才剛弄好,賴咪就說「很棒,但是我比較喜歡妳直髮」。

    我當場真想把他揍扁。
  • 我是外人
  • 還是長直髮好看
  • 干你什麼事?

    hoyi 於 2008/01/07 01:11 回覆

  • 路人丁
  • 我...我支持那個外人....。其實他說的沒錯啊,妳幹嘛那麼不友善?
  • 1. 我對有禮貌的陌生人向來很友善。

    2. 「外人」在留這篇言之前,才剛在我罵捷運佔位垃圾人的文章裡留「我也幫同學幹過這種事」。我認為我在那篇文章裡已經表達得很清楚,把公共場所當自己家、視別人為無物者,並不是什麼很值得驕傲的事。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要拿我尋開心,也得知道自己該站在什麼位置。

    hoyi 於 2008/02/04 22: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