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有一天我離鄉背井,除了我媽的菜之外,還有哪些家鄉味會讓我魂牽夢縈?想來想去,除去「真正的老店」阿給、可口魚丸配肉包之外,大概就屬那家豪快淋漓的炒羊肉吧。

你知道的,小鎮免不得有一兩間這樣的小賣店,拿手菜說來說去也就那麼一百零一道。然而十年、二十年過去,總能吸引絡繹不絕的人客,潮水般來了走、走了來。菜色也許不登大雅之堂,卻是燙熱馥美、足堪飽腹的遊子安慰劑。

賣這道沙茶炒羊肉的店面並不寬廣,幾乎連小餐館都稱不上;位置在淡水博愛街靠近英專路的當口。老闆是一對兄弟--或至少貌似一對兄弟--兩人一樣寬寬的肩膀厚厚的身量,一樣一年四季都穿著汗透的短T恤。

掌廚的像是哥哥,常年左手持鍋右手握鏟,貌甚敬謹,甩動油鍋之老練,就像是鍋柄天生長在他手上;「意使臂、臂使劍」想必如是。包裝收錢的像是弟弟,胖胖的臉皮上始終帶點憊懶神氣,然而圍觀人群的先來後到、幾份羊肉幾碗飯,卻也總不見他弄混。

啊,瞧我又扯遠了。重點是那一鍋子油滋噴香的羊肉。

削片羊肉是包裝老弟先秤好、擱在盆子裡的,下鍋前得溜點黑醋略略醃過。掌廚老哥臉上雖然總掛著幾點汗珠,動作可不緊不慢:清水刷鍋、倒乾,轉了大火,杓子舀了半匙油、順勢勾向佐料、蒜末下鍋轟一下金燄跳得半天高。然後是羊肉,接著醬、鹽微點,然後是褐色的沙茶紅色的辣椒。沙茶一落鍋那股子香味砰地沖天而起,撲鼻來的氣味嗆裡帶辣、帶點誘引的搔(騷?)癢,勁道猶如狠狠摔了人兩耳光:被摔的傢伙只有原地眼冒金星的份。

鍋裡的肉片很快燒得柔軟油潤。該起鍋了吧?

慢,還沒完。

羊肉性熱、佐料口味又重,單吃固然下飯,飽食之後難免泛膩。所以這一道肉可得配上色碧味鮮、口感脆嫩的空心菜。總歸是只拍碎點蒜、灑點細鹽清炒,汁清水潤,起鍋後淋上正燙熱的羊肉,於是軟脆兩諧:肉不顯躁膩、菜不落磣薄,舀一匙拌剛蒸熟的白米飯,真叫人吃得打耳光都不肯停嘴。
創作者介紹

hoyi's Weblog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