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emy的前一篇回應讓我想到很多事。

我一直到很晚才發現,自己極不擅處理人際關係。說到底,大概就是永遠捉不著分寸:要嘛太硬、要嘛太軟;幾乎從來不曾恰恰落在中間。

要說硬,大概是硬得讓初識者難以接近,熟朋友又忘了我不見得是不累,只是不說。軟的時候,就是被人家一路吃到底,還要嫌太糯了沒嚼勁。隨著時間過去,「做人比做事難上百倍」這句話真是越發顯出它的價值。

昨天和今天是很難過的兩天(其實這一陣子的日子越來越難過了)。星期一補考的結果今天揭曉,下午就馬上又走了一個同期的同事,連說再見都來不及──而且我們還並不算陌生,碰到面叫得出名字、也聊得上兩句。有時候我真不太明白,考試這件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實力也許,更重要的大概是運氣吧?

除此之外,要說其他難過的理由,好像也說不上來。大概是生活中很多碎片,集合在一起就變成礫地,每踩一步都扎人腳底、鑽心似的疼。像是,我喜歡在這裡的「我們是團隊」概念,但有時候也很疑惑:如果團隊沒有辦法適時發揮綜效呢?一加一不見得等於二,這是顛撲不破的至理:因為人永遠都有惰性,彼此安慰「得過且過沒關係」,造成的結果往往很令人扼腕。

我真的很希望除了我之外,在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是快樂的。

好累啊,我已經寫到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我想我可能很需要獨處的時間、很需要能讓我放心傾吐的人在身邊。偏偏這兩者常常從缺啊。

創作者介紹

hoyi's Weblog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