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這篇日誌,嚴格說來是失序的。
在開始動工的現在,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這篇文字會長得像什麼樣子。

大五最後一個學期的期末考週。考完了中會覺得惶恐不已,
然而過了一天半之後的現在又覺得解脫:
既然已經打定主意接下來怎麼做,那結果如何,
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可怕又那麼重要。

忽然開始懷想剛進畢聯會的那段日子。

也許和上週五跟小白致吟一起去吃冰有關:
走出冰店那瞬間,覺得自己又有所不同。
感覺彷彿寄生在這個軀殼裡的靈魂反轉回溯,拾級回到
我們初識的那個仲秋。

當時的我正在外強中乾的頂尖時期。

表面上看來狀況好極:放個了長長的暑假,去了次很棒的香港
報社的實習大致上看來順利、雖然必修被當但也還有光明的大四
剛當上副會長所有事情蓄勢待發、正開始一場新的戀愛……

但長長的暑假並沒有修復把自己砸得稀巴爛的我。
香港的記憶很快和真實的惡夢脫節:一半光明,一半卻深黑不見底。
跑新聞比我想像中要吃力許多、面對要重修的會科心驚膽戰,
蓄勢待發但什麼都不會,在戀愛裡
我得到了陌生的戀人卻失去一個極親密的摯友……

面對所有這些我選擇用我從沒有過的生活方式逃避可怕的現實。
可以怎樣靡爛陶醉,我就那麼做。
輕易花費掉太多個不眠的夜晚,輕易交心;
我得到一群可敬可愛的朋友,卻失去某一部分的自己。

以結果論,我半喜半憂。
喜的是我從這些故事裡得到不同的視野與力量,
憂的是我靜定的情境和水波不興的慾心,再也收不回來了。

再重來一次,我會做不一樣的選擇嗎?
哈,這倒是難得的一次,我對自己的選擇沒有後悔。

再重來一次,我應該還是會熱血充腦地把時間精神體力
全砸進這個我曾經與之共存的團體。

再重來一次,我應該還是會莽莽撞撞地把乾淨真實的心
遺留在……我其實相識並不深刻的男子身上。

似乎也不為什麼,只為沒有這樣瘋過一場,
就負盡了滿頭青絲和一身的輕狂本錢。(哦是嗎?哈哈)。

This is my life.

創作者介紹

hoyi's Weblog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