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鬱】積於胸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世界上真的是什麼豬玀都有(←不說是「什麼人都有」,因為我不承認我和這種傢伙同一個種族啦,廢物)。

總之前兩天收到了等待超級久的某物和附贈的某物。我把照片丟上Plurk,結果被笑了。最狠的是某貓,居然直接說「看起來很有十元商店的fu」

我很無奈地笑了.... 因為我也這麼覺得(默)。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我這種冷淡勢利的黑山老妖,還是不要隨便侵入小花星星滿天都是愛的美麗新世界好了。從來就不當追星族的人,在任何一方面都不會是稱職「有愛不死」型的粉絲啦...


【不得不加的附註】說句公道話,某物的本體,質感還蠻不錯的。只是我現在很傷腦筋應該拿它怎麼辦... 我的愛已經被時間和攻擊吃光了說。難道要和某友一樣放著讓它慢慢長成蟲王蠱嗎(滾動)。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終於忍不住要寫這篇文章,離我怒氣沖沖地張貼〈預購這種事,不是收到就是學到〉,已經又過了兩個月。

而這本書最先宣稱的交寄時間,已經是四個月前的事了。

你問我生不生氣,我的答案居然是並不(是的,連我自己都訝異了起來)。要說情緒上有什麼波動嗎,大概就是三分的傷感加上七分的茫然吧。

傷感的是前兩天在某處看到的論斷,現在看來竟如此真實:「我們的社會很奇怪,總是對不負責任的示弱者百般包容」。茫然的是我實在不知道自己做錯什麼,明明是開開心心的一件事,錢付出去等了整整半年,號稱作者摯友的主其事者有時間、有精神發碎碎念交代自己的心路歷程和「以後要如何如何」,對於「這本書現在如何了」,卻沒有隻字片語。等書的人不可以探問、更不可以焦急,否則就變成不體諒、不尊重的黑五類,被親衛隊用飛刀招呼也是剛好而已。

照實說一句,我不過是個網路上的過客,不過是因為欣賞作者風塵淘洗的曖曖風華,不過是因為喜歡聽這個故事,所以我對陌生人交付出我的信任。作者不是我的朋友,作者的朋友更加不是我的朋友(註),理由再匪夷所思我都努力「體諒」,但連理由都沒有,一去就如斷線的風箏無消無息,我應該從何「體諒」起呢?所以,傻傻的信任陌生人,果然就會有這種報應嗎?

我只是想要安心的知道我的書現在在哪裡、還要多久會來到我身邊,就這樣而已。這種要求很過份嗎?



(註)老實說,這種推諉卸責、眼中只有自己的朋友,我還當真從來沒有交過。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需輸入密碼才可閱讀
  • 密碼提示:萬用密碼
  • 請輸入密碼:
這件事要從今年六月說起。文長,欸,懶得瞭解這種網路上的口水戰的朋友,你直接xx好了,我不會怪你的(飛轉)。當然如果只是按例想看我跳起來抓狂罵人(←居然有人說我抓狂時說的話很有創意!)的捧油,你可以拉動卷軸向下轉,我會把我的感想的地方特別標出來告訴你。

然後,這篇文章離上一篇居然已經整整四個月過去...(汗),我還真是個懶得更新Blog的澳部落客orz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圖片取自黎礎寧的無名相簿,原連結在此

May you rest in peace, Ivy.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需輸入密碼才可閱讀
  • 密碼提示:支存開戶、臨時存欠pool。
  • 請輸入密碼:


想了想,要說我最害怕的一件事,大概就是被遺棄吧。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只有在我忙得跟狗一樣、報告還得包回家做的時候,不要扯我後腿。這樣就可以了。

你有你關心在意的事情,我並不是那當中的一員。既然如此,我們各過各的、相敬如賓,這不是很好嗎?我可以依你的要求,每個星期好聲好氣打電話應付你媽;也可以光鮮亮麗頂著你老愛拿出來吹捧的當年勇,在你的豬朋狗友面前裝笑。

可是我有我的生活要過,有我的決定要做。我有我的人際關係要經營、有我的工作要做。既然你既不關心、更不瞭解,那你究竟想知道什麼?你想知道我的事,為什麼不是來問我,而是對著我媽亂發脾氣?

不要讓我討厭你。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知道只有自己才能拯救難挽的頹唐
極目四望,卻連燈塔都消失了光。

晚安,夢想。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標題裡有II,不必然表示一定有同標題的I。從來我的噴發就只以當時的情緒為核心,即使用了一樣的標題,內容也可能完全不連續。

前言完畢,進入正題。

啊。所謂「長大」,最大的壞處就是難以避免地發現這個世界並不總由彩虹與鮮花構建。然後,任何一個在「長大」的人,都得想辦法學會接受那些難以由一己之力矯正的、病態的黑暗面。說得好聽,叫適應;說得難聽點,就是妥協。就是逃避。就是學會蒙上眼睛,箭沒射中自己屁股的時候都還可以假裝這個世界歌舞昇平。

所以有些人我們似乎總是不要惹的好,只好用一句「千金之子不死於市」來安慰自己;這時候不去爭那口氣就只是為了「不和不值得的人計較」。殊不知阿Q那句「這年頭倒有兒子打老子底!反了!反了!」委實凝鍊,多少冤枉和自欺,都和著血淚融鑄其中。是啊,這就是世態。把所有的問題都推到「世態炎涼」上,乾乾淨淨,反正沒人能解決得了,自然就不是我的責任了吶。

可惜我一直還沒有長大。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念碩二時偶然和某位學妹聊天,她對我吐了不少苦水,主要內容和所上開出來的某堂課有關:學妹覺得授課老師的風格和對該學門的認知,與她的認知落差極大,「上課上得好痛苦好挫折,只差沒拔腿逃出教室;終於熬到下課、眼淚都差點掉下來」。

我承認,當時我對這種「痛苦感」多少有些摸不著頭腦:可以體諒(上不喜歡的課很痛苦),但無法理解它逼人落淚的強度。對這種痛苦的蒙昧一直持續到最近,我才終於在某堂課裡開了竅。

那是我期待已久的翻譯課。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拜blog風行之賜,新聞裡悲痛的家屬多了起來。孩子或者有先天性疾病、或者原來健康活潑卻忽罹惡疾,心力交瘁的父母偶然在網路上紀錄心路歷程……

於是,陌生人群湧來了,留言板上滿滿的某某爸爸某某媽媽「要加油」;如果孩子最後仍然不敵病魔,更是滿滿的「一路好走」。記者追著這些痛苦的眼淚跑,螢幕上閃過網頁上的comment、閃過這個那個布滿淚痕的臉,最後配上一段淒楚的哀樂,「他,變成了最可愛的小天使~」。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其實我不想寫的,可是就是管不著了,總之週五發生了這事之後我心情奇糟。

簡單來說,就是那晚和我妹去買個衣服,路上我嘴饞說要喝珍奶,又怕回家被老人罵。我媽說會胖、老頭說珍珠中含有不明物質吃了會死人。(是嗎,喝酒就不會?)

所以我把珍奶放在包包裡。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此時此刻我終於瞭解這句話的真義了。

總要到這種時候我才會想念我的技嘉主機板 + P42G cpu的組合。

啊~~~~為什麼~~~~為什麼挑我工作最忙報告最多趕不出proposal 的時候
你壞掉了呢?????????????????????????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06 Wed 2005 03:57
  • 垮。

很久沒有這種惡寒襲身的痛苦感了。

強烈反胃。
腰酸欲斷。

我希望只是太累、只是睡眠不足、只是作業寫不完心理作祟。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