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個時代
 有多少母親
 為她們
 囚禁在這個島上的孩子
 長夜哭泣」

*

「……」9:30,我的手機鬧鐘再次響起。阿脫平義無反顧地假裝沒聽到。

「……」9:39,我的手機鬧鐘三次響起。阿脫平義無反顧地把它按掉。

如是反覆,模模糊糊聽見房間裡電話響、誰接起電話,似乎是飯店摸寧扣。模模糊糊聽見接電話的人說:「……那快十點時再打電話叫我們好了……」九點五十五分我終於掙扎著從床上爬起來,房間裡一副世界末日前的光景。

夙夙坐在床上吃剛剛外帶回來的火腿蛋三明治,Kidy正在梳洗,AQUA已經在打包。儘管大家都顯露出「嗯我們要退房離開了」的樣子,但空氣裡擠滿了我們心中的吶喊:

「啊啊啊可不可以不要去環島不要退房我們想在這裡睡到上船前一刻!」

*

無言的吶喊終究沒有傳達到狠心(?)的飯店老闆和導遊耳裡,十點十分,無精打采的一群人帶著深淺不一的黑眼圈,從雙發大飯店門口出發,進行最後的行程:環島。

前天夜裡,導遊帶我們繞到柚子湖的時候,就曾經預告隔天環島要參觀監獄。
甚且還神秘兮兮地說:「因為啊,這個綠島這邊啊,以前有關政治犯(廢話)……有那個冤氣,那我們明天環島剛好會在接近中午的時候去監獄……陽氣比較重……」

┌───────────────┐
│ 導遊可不可以不要講廢話…… │
└┐┌─────────────┘
└╯
( ̄▽ ̄*)

當時的我心裡嘀嘀咕咕,全沒想到這個原本不令人期待的行程,竟會刻下最難忘的記憶。

*

綠島的監獄共有三大區,分別叫作崇德新村、進德山莊、綠洲山莊。名字樸素平凡,當中卻堆積著驚人的苦楚血淚。

崇德新村目前仍在使用當中,囚禁的是「大哥」級的犯人。昨夜夜遊時曾經經過,當時我見到大塊標牌漆著「崇德山莊」,還狐疑著「原來綠島也有駐兵、有眷村哪」。誤會一場。現役監獄的確門禁森嚴,我們只在門前意思意思張望了一會兒便離開。

下一站是新修不久的「人權紀念公園」。導遊引我們在海邊拍了照之後,指著整潔的石造建築介紹道:

「那個彎彎的是一條水道……它的名字叫作垂淚。為什麼叫垂淚呢……因為當年很多被關在這裡的政治犯,父母親人終夜思念,水道用的就是母親流淚的意象。」

蜿蜒的石牆上鐫著幾百個名字,都是當年的「政治犯」。底下的小字是因各種莫須有罪名而遭判的刑期,我數著一個一個名字,偶然見到些熟悉的:施明德、呂秀蓮、柏楊、郭琇琮……這些人不見得都關在綠島,然而生命中的精華時光虛躑在銬鐐桎梏之間,傷痛慘酷卻是一般無二。

導遊指著字跡上光潤的痕跡,笑道「傳說這是因為遊客手指摩挲所以才變得光滑,不過我實驗過似乎不是…」

我恍惚聽著,心裡飄過淡淡的傷感:不管這些名字是經人手溫潤,又或真如導遊所說,是雕刻者刻意造作,都不重要了。是誰追慟、是誰懷念,畢竟追不回逝去的時光,而這些曾經「引刀成一快」的青壯年,以少年頭顱追求的,又何嘗是今日石碑上的一角溫潤呢!

最後在石壁前留下了張照片:(銘謝fin的相簿連結)
http://www.wretch.cc/album/show.php?i=cutefin&b=23&f=1121833512&p=86

壁上的文句寫的是

「在那個時代/有多少母親/為她們/囚禁在這個島上的孩子/長夜哭泣」

平鋪直述,然而我一讀再讀,卻覺寒毛根根豎起--當中述寫的酸痛難當如斯深沉,光看光想,傷心都難以抵擋啊。



創作者介紹

hoyi's Weblog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