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1日,天氣晴。

坐在飛機上,真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我請了工作以來的第一次特休,前晚只睡了兩個小時,破曉出發時卻也並不如何渴睡。旅行固然總使我振奮,但這一趟往上海,我的心情又好像比過去每次飛離國門要更複雜、更令人百感交集些。在澳門轉機,停機坪的天際線浮著亮麗的大樓;同行的學弟翔爺笑著談起入住「威尼斯人」酒店的趣事,一路談談講講,倒也並不寂寞。

飛機降落時才是下午三四點;雙腳踏在地上,驀地竟嗆出淡淡鼻酸。While doing self-introduction in English, I always tell the origin of my name at the beginning – my name is Huai-Ping, which means “in memory of the ancient city, Bei-Ping.” 我的名字鑲嵌著祖父畢其一生未能再履故土的遺憾,事隔近六十年,即使我終究踏上課本裡歌頌的廣袤九州,它也再不是祖父匆匆南渡時滿心牽掛的樣貌了。哪裡是家鄉,又哪裡是異鄉呢?

浦東機場毫不意外地新穎敞亮。幾次出國,洛杉磯、舊金山、曼谷、成田、赤鑞角……或中或西,無不以宏闊為美;中國近年來急速發展,東方明珠的吞吐口岸自然絲毫不能失了氣派。通關、取行李簡捷而有效率,翔爺和我拖著行李離開機場的時候,離降落僅僅半個小時。後來曉得,上海是2010年世界博覽會的東道主。也許這種迎客的訓練,是為即將來臨的盛事作準備吧?想起那個關於「發展體育」的笑話(註一),笑歸笑,更不免無奈。

說是離開機場,其實是從航站裡直接轉搭磁浮列車(當地稱作「磁懸浮列車」)到龍陽地鐵站。上海的磁浮列車據稱是「世界唯一商業營運」的磁浮列車系統,最高時速逾四百公里,單程票價50元(持當天的飛機票可以打八折)。從浦東機場到龍陽站的路途約30公里,乘車時間僅8分鐘,速度極驚人;難得的是行車平穩、車廂靜謐整潔,給人的印象極現代化。後來轉乘時回想起這段飛也似的旅程,我還真有點哭笑不得。


↑這是磁浮列車的車票。出站有沒有回收已不復記憶,唉,這就是太久才寫遊記的下場。


↑車上的液晶螢幕會顯示當時的時速。這是到達極速時的431 km/h。車不太抖,倒是手抖啦~

在龍陽地鐵站下車,兩人還很閒適地逛了逛磁浮展覽館,慢悠悠考慮:該選擇轉乘地鐵到徐匯區(我們預定的住處在徐家匯站附近),或是大巴/計程車?商量了一下,決定很豪氣的「打的(音同「打D」,用咱們的白話說就是「叫小黃」),省得拉著大行李箱在路上揮汗如雨。

事後證明,這個決定雖然省下不少汗水,但乘車經驗絕對談不上愉快。倒不是計程車品質不好:上海的計程車硬體設備真讓我大開眼界!定點上下車(註二)、車上一律白布椅套、司機座位外罩著透明壓克力板、和乘客區隔開來;付款可以拿現金或上海交通卡(和台北的悠遊卡相類),結算後還自動列印發票。差就差在司機先生路既不大熟、脾氣又挺暴躁,一路上嘖嘖有聲,也不知是怨塞車、還是怨我們兩個搞不清楚狀況的觀光客。好不容易抵達徐匯區的實業大廈,已經是一個半小時之後的事了。我原以為可以輕鬆悠閒地赴上海朋友們六點的約,最後只好硬著頭皮撥羅航的手機,說我非晚到不可的理由。不知道這些久別的朋友們會不會覺得,這台灣來的小妞未免太不知禮數?

【TO BE CONTINUED】

註一:
有個關於「發展體育」的笑話,是這麼說的:對歐美各國而言,所謂的體育活動是「發展體育,順便(在世界級的運動會裡)奪牌」。對日本而言,是「發展體育,目標奪牌」。對中國而言,發展體育的目的是「目標奪牌,順便發展體育」。對台灣而言,是「目標奪牌」。沒了。

如果你知道笑點在哪裡,恭喜你,你應該和我一樣心痛。

註二:
在某些定點(像是百貨公司週邊、機場、……)有計程車招呼站的鐵牌(有點類似公車站牌)。沒有牌子的地方不准上下車。這種措施的好處是不(太)會出現計程車搶客、在路邊擠成一團、妨礙交通的情況,壞處則是……假如你路不熟,保證你走斷了腳也攔不到計程車。
創作者介紹

hoyi's Weblog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