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已經花了太多時間和太多篇幅在寫離開這件事。大概是因為我總是害怕這樣的情節吧?

說再見對我來說總是艱難的。又或者更精確點說,那種遠離某些人、某種生活模式的違和感,在當下或許不會發作--我幾乎不在說再見的時候掉什麼眼淚,覺得矯情;然而事後回想,想起那些個熟悉的日子、那些個熟悉的微笑,心口驀地一抽。那種壓迫呼吸的隱隱疼痛,總要拖遲好久好久才醫得好。

下午準備退房。我穿著一身整整齊齊的套裝,踩著兩吋高跟鞋進進出出跑了幾趟,已經滿頭大汗;沒有時間再回頭去看住了好幾星期的寢室,沒有想起今天再也不需要拿門禁卡「嗶」把大門按開。沒有想起不再需要在進門時輕手輕腳、怕吵醒早睡的咪咪,也沒有想起晚上我在摸東摸西的時候,于榛不再會開開心心和我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了。

早上起來沒有大桶豆漿和稀飯的組合,我喜歡的鹹鴨蛋可能要再等好幾年才會吃上一次。點紅點的甜蜜蜜豆沙包不會再欺騙我的感情(喂,早上明明就應該吃鹹的吧),也不用在七點四十六分氣喘噓噓地衝到301。QD不會再說「阿平妳的青箭有沒有帶來」、咪咪不會再說「劉阿平妳到底要不要睡覺」,仙麗不會再尖叫著演出特技般的摔倒動作(XD)。我向左望去,不會再有前俯後仰、姿態各異的愛睡覺三人組了,右邊也不會再坐那一排自稱「老殘遊記」但其實既不老也不殘的開組先烈(咳)們......哪時候才再聽得到逸帆的急智笑話、才再能看見一屋子人鬧哄哄地吵嘴?買哥口中的滿天流星還在飛、佳晉的手機響了大概是trader打來的吧、驛棋原來是米老鼠、紹偉你那時候才要組二二六六團啊?明達,下次約吃飯你不要再坐錯線又睡過頭啦(怒)、明碩你這個就算blue也在笑的笑咖、還有端祐,喂,你可以再幸福一點沒有關係耶~......

...... 早說過,我是個質量很大、因此慣性很大的傢伙。要破壞我的靜力平衡,總要花很大的力氣。有趣的是,時間和命運似乎總不費什麼精神,就能輕易把我建構出來的小小安穩一再攪亂。唯一值得開心的:開訓之初我許下的一個小小願望「我們家這群傢伙一個也不能少」總算是平平安安的達成了。

我至愛你們,一如愛自己的同胞手足。不要忘記了,年底真正結訓的時候,我還是要看到大家,一個都不能少啊。.....分行實習要好好加油!
創作者介紹

hoyi's Weblog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