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大致脫胎自ptt2的個板,如果已經看過的請直接跳過XD

另,至為感謝蘭蘭和批踢踢吐槽版(Tutsau)諸多版友對內容瑕疵和錯誤的訂正,讓這篇怨念文看起來比較像個樣。^__^

這幾日,伊能靜新唱片裡的一首歌「念奴嬌」在網路上引起極熱烈的討論。歌好聽?不,剛好相反。有興趣的人不妨看看以下的MV。不論服裝、畫面、梳妝再怎麼精美,都掩飾不了這首歌的三流曲、四流主唱,和九流的詞。




曲調嘛……畢竟我不是學音樂的;儘管玩了幾年樂器附庸風雅,終究也沒弄出什麼名堂來(甚至連耳朵都是天生一對木耳),所以就不班門弄斧、濫作評論。然而伊能靜本人填的詞我實在非常有意見,不拿出來鞭一下實在難以消氣。

歌詞全文這裡在可以找到,太長了,我懶得全貼。關於她自己在裡面加上、無病呻吟的囈語,我同樣不作評論,真的讓我看得啼笑皆非、甚至肝火上升的,是裡面對古典詩詞的胡亂剪裁和拼貼──要說起這個,真得從周杰倫和方文山的發跡談起。

說真的,沒有舊學底子,自己就認份一點,現代中文歌曲情呀愛的,到底也費不了太多文學功夫。我當真搞不清楚,台灣流行樂壇這些人,為什麼不掂掂自己的斤兩,盲目跟這兩人吹的什麼夾生不熟的古典風!方文山的詞說起來還勉強稱得上「為文造情、色彩鮮豔」,矯揉造作就算了,畢竟像不像、三分樣。結果咧,紅起來之後什麼妖魔鬼怪通通來趕這班車。趕得上也就罷了,偏偏跟在火車後面跑、吃了一堆屁、搞得滿臉煙灰,還自以為這樣美過沒去追火車的人。才華咧!柴灰還差不多!

OK。在開始討論被我罵得狗血噴頭的歌詞之前,我覺得第一個該檢討的是這首歌「由誰來唱」。詞是伊能小姐(註一)填的,唱也是她唱的;問題是唱的人究竟扮演哪個角色?歌的的中心思想又到底在講什麼?

是閨怨(老公只愛江山不愛我)嗎?這應該是女性來唱的囉。閨怨之詞嘛。那「美人如此多嬌/英雄連江山都不要」是來亂的?

是說男性只愛美人不愛江山嗎?這應該是男性來唱的囉。自表愛情忠貞嘛。伊能靜卻以女性偶像歌手的角度,引用這些男性觀點的古典詩詞、描述歌頌男性中心的價值體系,而且還表述得不清不楚。除了腦殘之外我實在不知道該給啥評語。

(還有人大讚伊能小姐很有才華,容我說一句,是瞎了嗎!)

在文章或詩詞裡引述過去的典故、前人的作品,原是美事一樁,用得好的話可以引起(程度相當的)讀者共鳴,也能使作品顯得雅潔簡鍊。但引述不等於斷章取義,更不等於拆故紙來糊自己的台。檢視伊能小姐的這首詞,至少可以看得出以下這些碎片:

1. 江山如此多嬌 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原文出自毛澤東〈沁園春.雪〉,作於1936年。毛詞的全文如下:

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
望長城內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
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欲與天公試比高。
須晴日,看紅裝素裹,分外妖嬈。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
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憑良心說,這句話放在歌詞開頭的第一段,根據她所寫的上下文雖然勉強有點邏輯,但完全是斷章取義,近乎不倫不類。讀毛的原詞,所謂「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係承上啟下之詞,承的是描寫九州風光的上半闕,啟的是自比古代名主的下半闕。最有趣的是,這根本是一個自大狂(好啦,正面表述是志比天高)的豪語,整闕都在夢想建功立業,自命文采勝秦皇漢武、風騷領唐宗宋祖;連鐵木真都還「只識彎弓射大鵰」、比不上自己。要拿來說「不愛江山愛美人」,意思完全相反!要說沒讀過全詞,拜託,什麼年代了,google不會嗎?


2. 大江東去 浪淘盡 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 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崩雲 驚濤裂岸 捲起千堆的雪
羽扇綸巾 談笑間 強虜灰飛煙滅

這一段近乎完全引宋.蘇軾的〈念奴嬌-赤壁懷古〉。我嚴重懷疑是拿來充字數的。大概只有講男子風度的「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勉強巴得著講郎君面如冠玉、氣度閒雅的邊。除此之外,我看不出它和全曲有何相關。難道它其實是要呼應前一段〈沁園春〉裡沒講到的──這些個男人愛的都是江山,老婆根本是隱形人?

好。就拿演義(不是正史喔)來說好了,誰記得羽扇ㄍㄨㄢ巾的人娶了誰(註二)?電動打多一點的(三國志 + 三國無雙XD),可能記得諸葛亮娶了黃月英,婚前老丈人還騙他說「聞君擇婦、今有醜女」。然後呢?僅聞黃氏聰穎解事,賢淑之至。沒了。諸葛亮扶漢拯傾、攘外安內全都來,就是沒見他回家抱著老婆搞什麼英雄愛美人。周瑜咧?好啦,喬氏姐妹算是知名人物吧,結果也沒見他拿小喬出來搏版面演十八相送、夫妻情深。


3. 迴眸一笑百媚生情 六宮粉黛顏色失去
春寒賜浴華清池洗 始是新承恩澤時期
雲鬢花顏金步緩搖 芙蓉帳暖夜夜春宵
春宵苦短日陽高照 從此君王不早朝起
九重城闕煙塵生起 千乘萬騎西南行軍
六軍不發無奈何矣 婉轉娥眉馬前離去
君王掩面救不得矣 天長地久有時盡期
此恨綿綿可有絕期

這些詞句分別散在兩段之間,很明顯用的是唐.白居易的〈長恨歌〉。莫說改七言作八言是個醜陋的錯誤,就算是為了配合曲子、非加字不可,加也得有點技術!不僅字句冗贅、尚且錯誤連篇,胡搞的程度真讓我懷疑她是不是國中都沒畢業。

字義錯誤者有之:像是「雲鬢花顏金步緩搖」。長恨歌原句係「雲鬢花顏金步搖」,金步搖基本上指的是一種女性髮飾,我還以為這是常識。敢情伊版的楊胖姐是穿金鞋囉?「金步緩搖」搖的是什麼,大腳(註三)還是胖臀?

句法錯誤者有之:像是「迴眸一笑百媚生情」。長恨歌原句係「迴眸一笑百媚生」,這百媚生三個字其實是倒裝的「賓語-謂語」結構(也就是受詞-動詞),本來應該寫作「生百媚」。整句解釋作「回過頭來秋波流轉加微笑,就像是生出了千百種嬌媚(的姿態)」,究竟是哪裡和「生情」打著邊了,倒是來解釋一下啊!

音義錯誤者有之:像是「從此君王不早朝起」。長恨歌原句係「從此君王不早朝」,說的是李隆基不在早晨上朝(ㄔㄠˊ)廷理事,可不是不早朝(ㄓㄠ)喔。要寫皇帝不愛起床、愛抱著楊胖姐睡覺,可不是這樣寫法的。同理,「千乘萬騎西南行軍」──是誰說千乘萬騎都是軍啦?此行係奔波逃難矣,與其寫作「行軍」,不妨寫作「轉進」比較符合我國國軍的習慣。

妄加贅字者有之:像是「春寒賜浴華清池洗」。長恨歌原句係「春寒賜浴華清池」,真不知道這洗是要洗啥?就已經說了「賜浴」,賜楊胖姐沐浴啦;不知道伊能小姐是不知道「浴」等於洗澡,還是以為楊胖姐洗完澡要刷浴缸?至於「時期」、「日陽」、「盡期」這種加字法,我只能說還真是「廢物話語連續整篇」啊。

我真的不想再一字一句挑下去了,白樂天呀白樂天,你地下有知會不會哭得垂死病中驚坐起、笑問客從何處來(註四)?


寫了這麼長只為了批一首爛歌,好像有點無聊。但是我覺得觀察一個國家的流行歌曲水準,不難猜測其流行文化的深度──好啦,不要鞭我,我知道流行文化的重點本來就不在深度。問題是,它可是影響一國普羅大眾最深的玩意兒啊。

以後我家賴大毛賴二毛要是膽敢跟我唱什麼「芙蓉帳暖夜夜春宵」,我一定揍得這兩小屁股開花,然後罰用毛筆小楷抄長恨歌十遍。



註一:伊能靜原名吳靜怡,據說由於母親改嫁日本人,隨繼父改日文姓名為伊能靜子,後用作藝名。

註二:特別強調羽扇ㄍㄨㄢ巾,是因為伊能小姐把這個詞唱成羽扇ㄌㄨㄣˊ巾,還敢嘵嘵置辯:「我有叫助理去查,是助理只有查手機沒有查電腦(字典)」。

註三:古代女人裹小腳一說從五代起、一說從宋起開始盛行。我不敢肯定,在此篇閒談中就當做胖胖的楊姐姐也有一雙珠圓玉潤的大腳丫吧。

註四:原詩是元稹所作〈聞樂天授江州司馬〉:「殘燈無焰影幢幢,此夕聞君謫九江。垂死病中驚坐起,暗風吹雨入寒窗」,乃得知白居易遭貶官所寫的……贈詩,調子悲冷。在這裡循網路流行的笑話,故意把它和賀知章〈回鄉偶書〉:「……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寫在一起,正好和伊能小姐的文學素養互相呼應。

    全站熱搜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