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生日,阿廷送我整籮筐的壞東西,其中有盒透明的氣氛,名叫「水之戀」。淡淡的、帶點酸甜和森林香氣,澄澈透明,卻乘載著一派鮮純的蠢蠢欲動。

在那之前我從來不用香水,在那之後卻愛上噴灑的動作。噴在腕上,跳躍的血管催動那種香氣。噴在耳際,飄散的髮絲吹播那種香氣。噴在心口,嗤地一響,猶如正對胸膛射出的暗箭──有音而無影,迸出的不是鮮血,卻是帶著半爿歡喜、半爿酸澀的情緒。

是誰曾經述寫夜半好豪華的一場香水雨?我卻知道自己寧可不要那般金碧輝煌的排場,要的只是淡淡靜靜的細水流長。

創作者介紹

hoyi's Weblog

ho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